生起与巫伊“握手”情绪/罗汉洲

巫统和伊斯兰党签署竞选合作协议,被喻为巫伊联婚,简而言之就是两党不在同一选区竞选。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预言两党的“婚姻”难持久,因为谁是男谁是女都还弄不清楚。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样则问若胜选,谁当首相?



这两个问题都很幼稚,当今男男相爱上床或女女相爱结婚已司空见惯,相对保守的马来西亚也不罕见,难道拉菲兹还不知道?至于谁当首相更不是问题,当然是巫统的人啦,盖论到国会议席竞选胜率,伊党拍马也追不上巫统,伊党不过是巫统的垫脚石,怎敢和巫统争做首相,巫统当然是老大。

天掉馅饼伊党甘做老二

巫伊合作竞选,肯定对夺取政权有利,尤其对伊党来说简直就是天掉馅饼。

上次大选,伊党在吉兰丹和登嘉楼有超过10个胜出的国州议席所得票数不到50%,其他过半票数由巫统和公正党瓜分。



换言之,如果当时不是三角战,而是由伊党直接对上巫统或公正党,鹿死谁手尚未得知,伊党能否夺下丹登两州政权也还是疑问,伊党夺下这两州政权或是拜巫统和公正党鹬蚌相争所赐。

现在两党签了协议,若按惯例,伊党胜出的选区归该党,当然由该党对垒公正党,伊党的胜算较高,因为公正党在东海岸影响力不大,所以说两党合作竞选是天掉馅饼给伊党,它当然甘做老二。

巫伊合作竞选,首当其冲者是土著团结党,对公正党的冲击也不小,希盟蝉联政权的可能性暗淡,除非希盟能按选前的协议在两年后由安华接任首相,而他又能确确实实有一番改革,让人民,尤其是华人对希盟重新燃起希望。

5·09大选前,林吉祥拍胸膛向华社保证马哈迪变了,经他与后者频密的接触知道,马哈迪不再是以前推行私营化,把华人排出发展主流的马哈迪,如今的马哈迪是有如刘镇东口头禅中的具跨种族思想的马哈迪。华人信了,而且当时华人又有必须推倒巫统的决心,于是就投了希盟一票,让马哈迪二度拜相。

二度拜相实现未完夙愿

谁知道,二度拜相的马哈迪并没有改变,上台不久就说华人有钱,马来人穷,须特别扶助马来人,意思是不必理会华人?又说要重新推行宏愿学校、要重新推行英文教数理、要重建国产汽车、考虑复办F1赛车、要向东(日本)学习,都是旧招式,并无推动新马来西亚的迹象,他说重出政坛是为了救国,原来是为了要实现未完的夙愿。

此外,马哈迪又重演2000年权宜之计故技,说竞选宣言不是圣经,承认统考要顾虑马来人的感受(华人没有感受?),又执意批准莱纳斯稀土厂继续操作,庇护印度通缉犯扎基尔博士,在在令人民失望。直叫95%华人,包括特地从外国飞回来支持希盟的华人大呼上了林吉祥的当,但马哈迪知道他下届大选不再上阵,故尔好像没有考虑民情,我行我素。

总结一句,因为马哈迪的缘故,华人开始对希盟心灰意冷,下次大选极可能又是好像上次大选般“投情绪票”,“不顾一切”支持巫伊2党,至少我已有这样的“握手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