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过早转型致制造业受挫
大马须重新工业化

林冠英

(居林17日讯)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为了继续工业化经济,以晋升高收入国,我国必须阻止非成熟型去工业化的现象持续下去,并重新工业化。

他说,由于我国提早及过快进入非成熟型的去工业化现象,2018年的制造业只占我国经济的21.6%,相比2000年下降了9.3%。



林冠英说,当中,制造业中去工业化最明显的就是高科技制造业,1999年高科技制造业仍占我国经济15.3%,但直至2016年,只剩下7.9%。

他指出,如今取代这些制造业的是低价值的传统服务领域,而高附加价值的服务领域积弱。更糟的是,我国依靠低廉劳工的领域已经增加。

生产力增长下滑

“纵观上述,我国的生产力增长呈下滑趋势。从1985至1996年,生产力平均每年增长3.9%,但2011至2016年,每年平均只有2.5%。”

林冠英周二针对他上周日在居林高科技园区高尔夫球俱乐部出席“提升电子电气工业的价值链”2020年财政预算案焦点团体讨论会时的谈话,发表文告。



他指出,政府有责任推高大马的投资及提高国家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国家必须介入以提高竞争力、生产力、专注战略领域的投资、重启出口导向的工业化,以重序市场津贴结构作为政治目标,鼓励更多的创业。

不放弃自由市场

“因此,只要是公平,政府就不会放弃自由市场。政府并不否定贸易自由化,前提必须是较贫穷的国家受到有利贸易地位的保护,以便有机会参与竞争。即使宽松的金融规则,也得要保护小投资者及大众免于被炒家及机会主义者所伤害。自由市场化也得有援救机制保障自由市场中的输家,因为所有人不应该活在你死我活零和游戏的世界中。 ”

大马非唯一泰越也抢全球供应链

林冠英指出,致力提高价值链的时候,绝对不能忽视中美贸易战。虽然全球冲突提供大马额外的动力提高我国的竞争力,并进一步巩固我国制造业的底蕴,特别是电子电气,在重塑全球供应链上至为关键,但必须谨记大马不是唯一一个想要在这全球供应链重塑中得利的国家,泰国及越南正虎视眈眈要抢占机会以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国目前正处于决定未来数十年国家增长的轨道上,就像过去的工业化,足足让我国经济增长了40年。

“我有信心,大马的适应能力及竞争力优势,将让我们从这波商业大迁移、贸易及投资转移中获利。我们有一流的硬体设施、多语人才、英文普及、员工技术熟练、智慧财产权获得法治的保障,与世界市场高度接轨。我们制度上的改革也让我们可靠及透明。根据世界银行,马来西亚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15名,是当中最容易经商的国家之一。”

他说,这让大马成为贸易战最佳的避风港,因为目前很多公司企业正在创造新的产业链以避开贸易战。我们也为此做出了成绩,2019年上半年,所有领域外资增加了97.2%至495亿令吉,相比去年上半年只有251亿令吉。在这495亿令吉外资当中,有251亿令吉来自制造业。去年2018年底外资已经破纪录达到801亿令吉,当中580亿令吉来自制造业。

创造更高薪职业致力吸引高质投资

林冠英说,政府目前致力吸引高质投资,创造更高薪职业。

除了提供更多投资津贴,还成立国际贸工部长及他的跨部门国家投资委员会(NCII),其首度会议很有效的批准了3项国内外的投资,价值共22亿令吉。

“耗资216亿令吉的国家光纤及联通计划,就是我国在工业4.0时代通过公私合作要重新工业化大马的策略性计划。拥有更快、更高质网速及更便宜的网络费后,我国才能在不久的将来迎来5G科技。”

电子电气是顶梁柱

林冠英也指出,大马作为世界排名第七大的电子与电气出口国,电子电气一直是大马制造业及经济的顶梁柱。

根据美国大马商会(AMCHAM)2018/2019经济影响调查报告,电子电气投资企业多数在槟城或巴生谷一带落户,当中槟城以27项投资领先,巴生谷则有10项,紧接是吉打有5项投资,霹雳2项投资,玻璃市1项投资。

电子电气投资达300亿44%来自北马经济走廊

林冠英说,2016至2018年的电子电气投资高达300亿令吉,当中44.4%来自北马经济走廊(NCER)。

作为这领域先锋的槟城在上述投资中占99亿3000万令吉,吉打18亿5000万令吉,霹雳则是15亿8000万令吉。

槟城2019年上半年的投资已达92亿令吉,然而这些因贸易战而导致的贸易及投资转移现象,不会永远都如此。

“再者,工业领域在去年出口中占了38%,使我国在商品贸易上有1203亿令吉的顺差。国内电子电气巨大规模的领域为我们带来高价值及专精的工作机会,并使本地产业生态系统成为区域内最坚实的生产基地。”

须强化本地产业生态

他说,我们需更努力迎合现今及未来的全球需求,特别是工业4.0及中美贸易战导致的全球供应链重新洗牌趋势。

“为了让我国在全球电子电气供应链保持强劲领先地位,就必须别出心裁强化本地产业生态,在设计、发展与创新上,继续领先。”

他说,大马的工业化效果成绩可见一斑。1987年农业仍占我国经济的20%,2000年已降至8.6%,因为制造业取代了农业,并在国内生产总值同期从19.8增加至30.9%。与此同时,贸易额是国内生产总值的220%。但到了2018年贸易额仍占我国经济140%的重要地位。

他说,工业化使我国晋升中上收入国家。2018年计算购买力平价(PPP)之后的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达2万8176美元,这已与欧洲一些国家的经济看齐。

“若不是国家扮演工业化推手的政策奏效,上述成就不可能达到。”

新机器及器材涌现员工须学习新科技

林冠英说,吉打的制造业生态已经与槟城联合形成一个区域制造枢纽,特别是居林高科技工业园作为北马重要的电子电气供应链的一环。

居林的成功也可作为北马经济走廊其他州属的仿效,通过区域的合作创造多元化的产业网及具有竞争力的供应商及本地电子制造业的服务公司。

他说,科技迅速发展带来新科技、新机器及新器材,我国员工必须接受这些改变,学习这些新科技,自强不息,并能在区域及全球进行操作。

“因此,北马经济走廊成立电子电气卓越中心,对于培养符合工业领域要求的人才非常重要,同时也致力通过跨国企业、本地大型企业、小型企业及新创企业,发展高科技产品提高产业的价值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