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里的穷人/陈俊安

联合国人权专家质疑大马的赤贫数据,认为实际的贫穷率为介于16%至20%,而非官方公布的0.4%。

想不到南方的狮城,也因为贫穷率课题起了争议。经济学家杨国强在一个论坛上,毫不客气地指出,“令我震惊与恐惧的是,狮城的贫穷问题,比我想象中更糟糕。”



怎么糟糕呢?他说:“绝对贫穷的群体的经常收入,无法满足他们体面地生存。他们诸如衣食住行、医疗、教育等基本需求,都无法达到。至少有25万人口仍处在绝对贫穷状态。”

杨国强何许人也?他除了是经济学者,还曾经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的首席经济师。他说的话,绝非信口开河,而是有坚强的数据作为支撑的。

他认为,消灭贫穷最大的责任,落在政府身上。而政府应该做的,就是调高就业入息补贴。以目前来说,受惠者只拿到每个月100-150元(新元/下同),就是有得吃,但吃不饱饿不死的低素质生活。

贫富悬殊问题很严重



你感到惊讶了么?像狮城如此的富国,人均收入超过5万元,怎么还有活在贫穷线下的人——而且是一大群,25万人并非一个小数目。

殊不知狮城的贫富悬殊问题很严重。贫富悬殊,并非一句抽象名词。在组屋区,买个包包,30元不到,到富人区乌节路,卖的名牌包包动辄3000元到3万元。组屋区的葡萄一盒3元,乌节路的葡萄一盒39元。

富人(名人)去世,帛金可收百万元捐作慈善。组屋区的独居老人,死了发臭才被邻居发现!富豪人物榜的资产每年都往上攀升,穷人(老人)还要在食阁收拾碗碟,或在街边捡纸皮捡汽水铝罐,赚取绳头小钱。

但即使再糟糕,狮城的贫穷状况仍然比别人好!像一些穷国,穷人需把未成年少女卖身给妓寮,以获得粮食。或者是骨瘦如柴的男孩女孩,需做童工帮补家用。或街头少年,沦为毒贩跑腿,或需贩卖身体器官,以救挨饿的孩子们。

大马应该感到庆幸,还贫穷得不需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