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动乱启示录/南洋社论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又称反送中、反修例运动。

无统一的领导和组织,示威者以游行集会、占领道路、围堵建筑物、“三罢”(罢工、罢课、罢市)等一系列行动向政府抗议与施压。



反对者担忧有关条例会削弱“一国两制”下的独立司法管辖区地位。

3月31日开始以来,直至9月2日,共1,117人被拘捕,逾115人被检控。是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5月15日条例草案被暂缓,之后再撤回。而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特首林郑月娥也给了解释,这是《基本法》订下的最终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社会需要在法理的基础上,在平和及互信的氛围下,以务实的态度进行讨论,否则只会令社会更加撕裂。

示威冲突将近三个月了,今天还没完没了,中共将之定性为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是指20世纪80、90年代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

不过,香港民主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说不是要港独。

2015年,新加坡大选前,其总理李显龙的一则访问,值得回味。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台湾太阳花运动学生占领立法院,被问到新加坡会否出现类似的反政府活动?

李显龙的解答是:“香港年轻人担心买不起房子,根本没地方住,更甭论结婚生子;也担心来自中国大陆的竞争和整个中国社会可能完全掩盖了香港的特色。

“台湾经济发展较慢,年轻人毕业虽不是问题,当中做不满意的工作也很多,例如驾驶德士,或者做些小生意,甚至到新加坡拿工作准证。”

简单说,青年问题严重,包括住房与就业。处理不好,今天香港乱局是一个答案。

2015年,新加坡大选,人民行动党赢得89席中的83席,蝉联执政。

2016年,台湾变天;2018年,马来西亚变天,反映住房与就业的重要,青年举足轻重。

今天,变天后的大马与台湾的老问题悬而未决,因此,再变天氛围重现。

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已成为史上最长寿的执政党之一,在港乱之际,李显龙2015年访问录在社媒重现,就业与生活压力问题被青年诟病。

大马把投票年龄降到18岁,青年将是造王者,经济仍是全球最大挑战,香港事件成为了各国政权的启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