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转移 出口激增
家具业复兴旺多久?

190916a01zz_noresize-1

中美贸易战对大马家具制造商带来什么机遇?



由于中国货已经被美国征收高额关税,美国市场及消费者正积极寻求替代品,增加采购其他来源的家具,这所谓的“贸易转移”的确惠及我国商家。

然而,相信贸易战不会永远打下去,因此,这股“贸易转移”的利好,对我国家具业者来说,会否仅仅是短期的“淘金热”,还是会改变整体格局的“制造业复兴”?

大马家具未受到关税冲击,进入美国市场有很大的优势。

“完美增长”股价却平平

家具股掉出投资雷达

中美贸易战确实已经令我国家具制造商受惠,然而,在大马交易所上市的几个主要家具股,为什么都没有表现?



投资者尤其是投资机构,是否忽略了这些小型资本股?分析员对于这些股项的估值又是如何?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及屡次升级,大马的家具制造领域已经非常明显地成为受惠者。

在去年9月份,美国商务部宣布,针对来自中国的家具进口额外征收10%关税。

接着,在今年6月份提高关税至25%,到了今年12月份时,这项关税将会进一步提高至30%。

由于从我国出口到美国的家具产品没有受到关税的影响,因此,在进入美国市场时,比中国业者占据极大的价格优势。

大马研究分析员指出,在烽火连天的贸易战里,我国家具业者出口美国市场的增长展望大幅向好,在股市中俨然也成为投资者苦苦追求的“完美增长”主题。

“然而,在大马马交所挂牌的几家主要家具制造商,股价表现却没有惊喜,显然一直都不在投资者的雷达上。”

分析员补充,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上市的家具业者一般上都属于小型资本股,而且股票流通率也不高。

“它们没被充分地研究,也缺乏投资者公关活动。”

出口美国激增30%

业者如何受惠?

分析员近期与一些家具制造商会面,得知业者的确从“贸易转移”的情况受惠,订单已经增加,包括大马及在越南的业务。

以堡发资源(POHUAT,7088,主板消费股)为例子,管理层披露在10月截止的2019财年,美国市场的销售额估计会增长30%;该市场2018财年已经增长约33%。

“我们也了解到,堡发资源在过去24个月里,已经为大马的业务投资近2000万令吉资本开销,比2016和2017财年的高4倍。”

此外,在近一两年来,堡发资源现有客户的订单已经提高,也签下几个新客户,同时,该公司也被要求扩大产品种类。

相同的,属于美国市场“后进”的家丽资机构(HOMERIZ,5160,主板消费股),今年迄今也取得8个美国新客户。

目前,家丽资机构正在扩充厂房,估计将会在3至5年里启用,但仍取决于市场需求。

分析员预测,我国今年的家具出口额将年增6.1%至27亿美元(约113亿令吉),比2018年的3.1%增长率来得强。

越南业务贡献55至78%

目前,大马主要的家具业者都在越南有大规模厂房和业务,例如纬树(LATITUD,7006,主板消费股)和堡发资源。

在刚刚结束的财年,越南的业务为纬树贡献78%的营业额,至于堡发资源则达到55%。

近期,纬树正在扩充位于越南的厂房,其中,木制家具的产能在未来12个月将提高12至35%,而室内装潢产品的产能也增加15至35%,主要是因为订单需求殷切,现有的产能已经满额。

另一方面,贸易战也导致美国市场上的中国制造家具价格普遍飙高,美国消费者在购买时有非常明显的“降级”倾向,他们会寻找比较便宜的组装夹板式的家具,而放弃组装好的实木家具。

据悉,年轻的美国人比较能接受组装夹板式家具,尤其是睡房套组,因为更加实际和节省成本。

我国的业者除了占据价格优势外,业者也会在大马厂房加大生产比较廉价的产品,借此强化在美国的市场地位,例如堡发资源。

我国大型的家具业者在越南设立厂房,对业务贡献巨大。

“假出口”逃不了关税

分析员密切关注越南的潜在风险,因为美国商务部可能会针对在中国生产却盖上“越南制造”标签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相应关税,包括家具产品。

“这样,在越南营运的我国业者,在面对中国的同行竞争时,就会完全失去价格优势。”

目前,美国商务部已经针对从越南进口的部分钢铁产品征税,因为根据调查,这类产品大部分都是由韩国与台湾制造,在越南仅仅是稍微加工,可是却贴上“越南制造”的标签。

无论如何,分析员预测,从越南出口到美国的家具在今年将增长20%至120亿美元(约504亿令吉),比2018年的16%增长率来得强。

马中联营扩大产能

如何把握契机?

分析员指出,我国的家具制造业者透过扩大产能来把握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契机,此外,也可以与中国的伙伴建立联营公司。

目前,纬树就正在和至少6个来自中国的业者洽谈联营计划。

据了解,与中国业者联营的模式又分为两种:

一、“绕道模式”:即中国伙伴运来几近完工的产品到我国,我国业者做最后的加工,再以“大马制造”的标签出口到美国市场。

二、“正版模式”:即双方付出各自的强项在大马厂房制造产品,再出口到美国市场。本地业者也许能提供土地、建筑、人力、知识等,例如供应链。

至于中国伙伴则带来经济规模、资金、新科技,以及更多国际客户网络。

分析员察觉到,本地业者对于“绕道模式”兴趣缺缺,毕竟是否合法也是未知数。

至于“正版模式”则比较受欢迎,然而,对于中国伙伴的信任程度则似乎仍有所保留。

原来,本地业者担忧,一旦中国伙伴在大马学会家具贸易与供应链的细节后,就会“单飞”。

大马出产的木制品价廉物美,获美国市场的青睐。

贸易战加速厂房迁东盟

分析员指出,中美贸易战并不是导致跨国公司把厂房从中国迁移到东南亚或南亚,而只是加速这个已经发生的现象。

这是因为,中国在近年来,随着土地、人力成本大幅上涨,因而失去廉价生产基地的优势。

而越南正是跨国公司落脚的首选,因为当地薪金仍偏低、人力充足,而且本地市场也不小。

然而世事无完美,在外来投资涌入越南后,也推高当地的地价和薪金,供应链面对瓶颈,基建实施也承受压力,例如道路和港口。

“这就导致外资把目光转到替代的地点,例如大马、泰国、印尼或是南亚。”

同时,分析员也点出,外资业者(尤其是中国)若来大马设厂,也将会带来剧烈的竞争。

以木制家具产品为例子,如果一切都很顺利,外资只需要18个月就能建好厂房、培训员工,并开始生产。

外资业者凭借雄厚的财力,使用高科技与自动化技术,加上经济规模所形成的高效率,本地业者肯定处于挨打的局面。

“我们认为,本地业者唯一能抵御的方式,就是加强效率,包括投资自动化生产来缓冲人力成本高涨。”

本地业者也须加强产品革新,积极开拓全球市场。

190916biao5_noresize-1

位置好成本低供应链佳

家具业复兴非“淘金热”

分析员强调,不管中美贸易战的谈判会出现什么结果,跨国公司都已经了解到,世界贸易格局已改变,因为目前保护主义与国粹主义,压过自由主义与全球化。

因此,当企业选择设厂的地点时,地理位置上的多元化是重要考量,尤其是成本以及供应链方面。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可能会为大马带来制造领域的复兴时代,包括家具业。

“我们倾向于相信,对于大马的家具制造领域来说,这股最新的动向会带来格局改变,而不仅是‘淘金热’。”

根据分析员的分析,我国家具上市公司目前处于本益比7至8倍的水平交易,这符合历史平均水平。

“基于中美贸易战引发的贸易转移,并带来的正面结构改变,我们相信家具公司的估值应该会上涨到8至10倍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