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重演“鸦片战争”/谢诗坚

原本马六甲王朝是在1403年由拜里米苏拉(巨港王子)所建立,但在立国百年后被葡萄牙打败,马六甲也就在1511年成为西方国家的第一个殖民地。

过了46年,葡萄牙凭其军舰优势,在1557年强行进驻中国澳门。



也差不多在同一个世纪,荷兰在1596年入侵印尼,且在1619年占据雅加达;在5年之后即1624年,荷兰侵占中国台湾南部;在1641年荷兰打败葡萄牙,而成为马六甲的新主人。

与此同时,在西方崛起的西班牙也开拓海外殖民地,第一个殖民地是在1565年拿下的菲律宾;60年后的1626年,西班牙占据台湾北部,与荷兰分享台湾的统治权(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但荷兰在1642年退出台湾。

1661年,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打败荷兰而夺回了台湾;在1683年,郑成功的孙子将台湾归回清朝。换句话说,台湾又回到中国的怀抱。

从18世纪到19世纪的百年间,亚洲的政局又有预想不到的变化。先是1824年荷兰把马六甲交给英国,以换取英国放弃在苏门答腊西边的明古连军港;在交接完成后,英国于1826年将槟城(1786年由英人莱特开埠)及新加坡(1819年由英人莱佛士占有)和马六甲合并成海峡殖民地,完全控制了马六甲海峡。



有目的地荼毒中国人

在占有槟城之前,英国已占有印度的孟买和加尔各答(1757年),及后鼓励印度大量生产罂粟(即鸦片),通过马六甲海峡源源不断地将鸦片贩运入中国。除了用鸦片来达致贸易盈余外,也有目的地荼毒中国人民吸食鸦片,成为瘦骨嶙峋的东亚病夫。

当清廷的道光皇帝(1820年继位)察觉事态严重后,乃在1838年调派两广总督林则徐出任禁烟钦差大臣,这位刚正不阿的大官敢敢在1839年将充公来的鸦片全数焚毁。这意味着,林则徐切断了英国商人的最大财路;而对英政府来说,也是致命的,因为英国是依赖贩运鸦片而获巨利的税收,不但可用来抵消中国的贸易顺差,而且英国也将从逆差变成顺差。

这就是说,清廷切断鸦片的贩运,等于是向英国宣战。不幸的是,这原本是杜绝毒品害人的好事,在英国官商看来是侵犯西方的利益,因此非教训中国不可。就这样,在1840年英国启动战舰通过马六甲海峡,穿入南中国海北上中国各口岸,在浙江舟山群岛击破清廷防线,是为历史上的鸦片战争。

清廷在失败后,于1842年通过《南京条约》把香港割让给英国。从那一刻开始,中国陷入百年耻辱,开始成为半殖民地的社会;而葡萄牙有样学样,在1849年将澳门据为己有,正式列为葡国的殖民地。

清廷的丧权辱国的条约也激怒了中国人民的怒吼,在1851年出现了由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也称为客家人的革命)和在淮海一带的捻军起事,弄得清廷手足无措,不得不借助曾国藩的湘军击垮太平天国。清廷的软弱,导致它在1883-1884年的中法战争及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败得一塌糊涂。前者清廷交出越南的控制权,后者则交出朝鲜控制权,更失掉台湾岛。

至此,1900年的义和团反西方和洋教士的运动,也因迷信刀枪不入而遭八国联军从天津攻入北京;在失败后的辛丑条约,暴露了西方列强不但坐地分赃,占领中国城市地区充为领事馆和拥有治外法权的领地,而且也强逼清廷赔偿4亿5000万两白银,分39年清还。

正因为丧失了香港和台湾,也失去对越南的影响力,直到今天,中国得面对外来势力遗留下来“乱七八糟”的“对抗”在买单。

外来势力再次“殖民化”港台

例如近期香港的不停息的动乱和对港府的抗议,已完全动摇一国两制的地位,而且诉求也越来越难以理喻。即使向英国领馆要求发英籍民护照,也只有少数人享有的特权,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拿到的,否则,英国也会被人潮淹得喘不过气。还有一部分港人要求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也已是超越过港人应有的权限,等于向另一个国家来求救,以让香港打回原形。

从香港人的示威和诉求来看,他们似乎只重视“民主”,而不重视民生和民治,如果没有和平与繁荣的香港,何来“民主”?而且双直选也是有其条件的。

此外,台湾的问题更是胶着一团。如今再加上中美贸易战,暴露了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已变成外来势力再次“殖民化”台湾和香港的借口。因此,港民和台湾人民需要冷静来思考借外力或让内乱不止,最终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不幸和悲剧。

“鸦片战争”绝对不能再重演!更何况当年的鸦片战争不是贸易失衡的矛盾,而是中国不允许用鸦片麻醉中国人,才有英国挑起战事。

同样的,今日的中美贸易战是因为中国处于顺差地位的说法也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理由是将和平崛起的中国扼杀在摇篮里。因此,当今的世界不要被美国的假象所蒙蔽,绝不存在新鸦片战争。真正的目的是将中国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