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质疑马来人是主人/张永麒

首相马哈迪医生再度撰文批评马来人懒惰,质疑“马来人是主人”的论调,依旧拒绝劳动,情愿把所有工作交给外国人做,以致穷者更穷。

他提及,700万外国劳动人口已经占据国家。他质疑,马来人没有工作,穷人、没有能力的人、靠别人怜悯的人,是主人吗?



马哈迪再度担任首相以来,曾在两个场合,表达对马来人的“恨铁不成钢”情怀。

批评马来人懒惰

在2018年9月10日,马哈迪批评马来人懒惰及工作态度不佳,以致无法与华裔竞争。马来人其实有能力与其他族群一较高下,达致成功。

在2019年6月17日,马哈迪在伦敦剑桥大学的一项论坛说,对于马来人较懒惰的认知未必正确,因为仍有很多马来人辛劳地在工作以提升他们的生活品质。

马哈迪是后殖民时代思想的信奉者,是“马来人困境”思维的倡议者。在1970年代的新经济政策,就是落实这个思维的政策。



马哈迪认为,从英国殖民期开始,马来人就不曾从商或者从事劳动工作,因为他们看不起这些领域。

因此,在新经济政策落实下,就着重要发展和建设马来商业社会。在过去50年,许多马来人已经开始经商。

政府也积极参与商业活动,运用政府关联公司,控制许多商业重要的领域,包括金融、基建、建筑、航空等。

新经济政策产生的做法,就是政商勾结,以政治权力去谋取商业利益,这些政商精英,控制了资源的分配。

他们通过出租政府的土地和产业,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但是,却完全不用劳作,只需聘请别人去管理和收租。

他们获得政府给予的垄断权或准证,不想去经营,因为很伤脑筋,很多工夫,所以转手售卖给有心经营的人。

大马社会的财富分配在这一小部分精英分子,政商勾结的专家。他们却对大马的未来没有信心,所以把钱转移到海外收藏,在国内就不断喊穷。

在过去数十年,国家大部分财富依靠土地和资源开发和售卖而获得。国家尝试要发展创意和高科技工业,结果还是失败,学到表面,学不到里面。

同时,国家经济持续依靠廉价的外劳入口,去做危险,肮脏和流汗的工作,本地人则持续在当主人,看管这些外劳,造成经济持续停留在劳工密集水平。

马哈迪一直在做一个社会的实验,但是,他想到一面,却忽略了另一面,或者没有想到有这么多面。毕竟,一个人的想法有所限制,社会的实验因此而失败。

曾经,马哈迪在第一次任相时,有很多杰出的顾问,西方许多响当当的思想家、未来学者,都名列其中。但是,在第二次任相时,看来已经没有多少人向他提出谏言。

因为,顾问们都知道,人民抵不过时代洪流的冲击,没有人赶得上趋势发展的变化。如果可以保有名节,就是此生最大的安慰了。噤若寒蝉是对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