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倪可敏处理杨祖强事件
霹2州议员辞火箭州委

梁卓经(中)及廖泰义(右)宣布辞去行动党霹州州委职。左为梁卓经的特别助理梁卓能。

(怡保11 日讯)针对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指希盟较后将商讨卷入强奸印尼女佣案的霹州行政议员杨祖强的职务,该党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经及保阁亚三州议员廖泰义今午愤然宣布,立刻辞去该党霹州州委职位。

梁廖两人不满倪可敏未知会及未与该党州委讨论就发表上述谈话,并认为倪可敏的宣布,违背了该党支持杨祖强在强奸案中是无辜及被陷害的行动。



他们认为,没必要将杨祖强职务的课题带入希盟讨论,而商讨行政议员的职务也不应由该党主席提出。

在今午突然召开的记者会,梁卓经宣布辞去该党霹州副财政一职,廖泰义则宣布辞去霹州副组织秘书职。

不符行动党立场

梁卓经说,他俩与许多该党党员一直相信杨祖强是清白的,因此,杨祖强身为行政议员的地位,不应受到所谓的强奸案影响。

“我们今日通过报章得知杨祖强地位可能受影响的新闻时,感到很惊讶,虽然已非首次听闻类似新闻,霹州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查也指不会重组州行政议员阵容,但霹州行动党领袖指会带入希盟商讨,并会在适当时候作出宣布,已是非常明显提到杨祖强的职位或会受影响,这并不符合行动党支持的立场。”



他说,若要把杨祖强职务带入希盟讨论,他认为必须事先询问20名霹州行动党的州委及共同商量,以达到一个共识,否则就意味州委的操作已非常不健康。

“希望我们辞职的举动能唤醒本党领袖及同志,让他们知道当同志被人陷害及面对问题时,我们不应落井下石,反之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对方,以讨回清白。”

梁卓经强调,辞州委职后,他俩依然是行动党州议员及党员,并且忠于行动党中央领袖及秘书长林冠英的领导,也支持霹州大臣。

他表示会马上辞去州委职,惟目前尚未呈辞职信,若有需要,将呈交辞职信。

廖泰义:辞职因无法合作州议员被打压

廖泰义也指本身辞职是因为无法与倪可敏继续合作,并警告倪可敏身为霹州党主席,勿一手遮天,若倪可敏进一步咄咄逼人,不排除将有更多州委辞职。

他批评倪可敏助理的权力甚至比该党州议员还大,州议员的事务都必须通过其秘书作出安排,导致州议员没有实权,并且被打压。

倪可敏今日在太平华联华中移交30万令吉拨款给该校后向记者说,目前杨祖强尚在休假,其行政议员的职务,暂由霹州大臣代掌管。

他表示,希盟将会召开会议,以便讨论杨祖强的职务,并会在适当的时候才会作出决定。

廖泰义批变“独裁行动党”

廖泰义较后发文告,直批霹州行动党在倪可敏的带领下,已从“民主行动党”逐步演变成“独裁行动党”。

他说,关于杨祖强涉嫌强奸的案件,他怀疑党内有人涉及,甚至是策划已久。

“杨祖强未被控上法庭时,已有人施压逼杨祖强‘下台’;当他被控上法庭后,手段变本加厉,当一切风平浪静时,还在公开场合挑起话题,即在‘适当时候’商讨有关接管行政议员事务,有意撤换杨祖强。我们对于以上种种手段,感到非常不满。”

倪可敏表现独裁

他声称,在霹州行动党,其实有很多人已对主席的为人及处事方式深感不满,因为行事不遵循党章,图一手遮天,表现似乎非常独裁。

他指出,在许多选区,由于村长、市议员及县议员皆由州主席倪可敏委任,导致权力比当地的国、州议员更大,更得听从他们的指示。

“甚至有些助理,如太平和安顺选区助理,比当地国、州议员持有更大权限,都必须要听从他们的指示,才可以举办活动。”

他举例,2017年行动党党选的复选时,大伙是根据倪可敏所编排的人选委任州委,虽然党章表明每个程序或人选都需要经过选举才可委任,甚至当时的议长也有多番劝解,但还是有一意孤行,委任心仪人选的嫌疑出现。

“因此,我们怀疑这是不合法的州委,同时引起大多数州委对此感到不满,甚至质疑州主席之职位是否合法。”

倪可敏:梁廖两人的指责,没有事实根据。

倪可敏:指责没根据

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的安顺国会议员兼后廊州议员倪可敏受记者询问时回应说,梁廖两人的指责并没有事实根据,若有任何误解,希望能早日好好化解。

针对梁廖不满他没有将事件带入该党州委商讨,却表示会带入希盟讨论,而宣布辞去州委一事,倪可敏澄清,事实上杨祖强目前只是在休假, 霹州大臣也曾在8月间表示会保留杨祖强的行政议员职,所以行政议员职位,根本没有变动。

他坚信端洛州议员杨祖强在涉嫌强奸女佣的事件上是清白的,也会给予杨祖强全力支持。

他希望此事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同时欢迎梁廖能与他见面沟通,他表示已尝试要求会见两人,以了解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