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伊结盟 希盟如何接招?/许国伟

巫统跟伊斯兰党择定了9月14日结盟,这一天对纳吉来说是“吉日”,但对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而言,恐怕就未必了。

因为这两个党的结盟合作,不只会形成最大的反对党阵营,而且是民族主义跟神权主义的融合,未来巫统跟伊党将兼有这两种DNA。



曾经,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还说,巫统要合作也行,但巫统放弃追求民族主义,并转向跟伊党一样以宗教为先,并共同承诺要落实回教法。

如今,两党谈好要结盟了,但看来巫统也没放弃民族主义,而伊党也没重提这要求,事实上也不需要了,因为巫伊的合作,就是要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把民族跟宗教二合为一。

纳吉就说得很清楚了,巫伊结盟是要促成马来人的团结,然后剑指中央,必能夺回中央政权入主布城。

所以,民族与宗教这两个大招牌,一个也不能少,两党就要合力演一场马来人/回教徒大团结的戏码,扩大宣传效应。

巫伊虽然可以形成最大的在野党联盟,但资源不比希盟多,也无法制定政策,那么他们要争的是什么?



巫伊结盟要争正统

巫伊结盟要争的,就是正统。他们要的,就是凸显本身才是真正能捍卫马来人和回教徒权益及地位的政党。

相对过去执政时,巫统再嚣张,伊党再自我,他们在特定议题仍多少顾及友党,也需顾及多元社会需要。但现在他们在野,也不对非马来/非回教徒票抱持太高希望,那么就没太多需顾忌的了。

因此,在野的巫伊结盟,对希盟造成的压力,就会是在议题上引领希盟政府出现马来化/宗教化的竞争。

举个例子,在教传士扎基尔博士及爪夷文课题上,已经很明显出现希盟里土著团结党及国家诚信党,要跟巫伊两党竞争马来化/宗教化的迹向。

再来,抵制非回教徒产品运动的争议,虽然希盟政府表明立场强力反对这号召,但巫伊两党巧妙地把风向转向认同支持先购买回教徒的产品后,希盟的霹州大臣竟然也响应了。

还有,别忘了,土团党本身都有人提出落实单元教育,还有要查禁董总的建议,当巫伊也来响应继续玩大这些课题,希盟要如何接招?如果土团及诚信党接下来也频频玩民族宗教课题,然后巫伊也拿来做二重唱,那么蓝眼跟火箭要怎办?

或许,巫伊两党结盟了,这固然是希盟的外敌,但希盟最大的隐患,恐怕还是队友随时变“怼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