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救救珊瑚礁

据“2018年大马珊瑚礁状况报告”(Status of Coral Reefs in Malaysia)显示,我国的珊瑚礁正面临严重威胁,尤其是热门的旅游海岛,珊瑚礁的健康状况显著下降。这是来自海洋生态的一记警钟,所有利益相关者应该尽快采取行动,以重建珊瑚礁恢复力。

配合“大马珊瑚礁普查”(Reef Check Malaysia,简称RCM)进入12周年,该非营利组织较早前在一场主题为“永续的海洋:鱼眼的视角”年度活动上,发表了2018年的大马珊瑚礁调查报告。



珊瑚礁是我国重要的海洋生物和经济资源,不仅发挥着海岸线保护的作用,同时也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食物和工作。因此,为了后代的福利,保护珊瑚礁的举措刻不容缓。

据今年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一些珊瑚礁区域的状况迅速下降。热门旅游景点的浅礁如热浪岛和停泊岛,今年的活珊瑚覆盖率分别大幅下降35.5%和18.8%,也有一些珊瑚礁区域显示出有越来越多的藻类生长,这是一个可能遭污染的迹象。

珊瑚礁面对的威胁主要是由人类活动和沿珊瑚礁附近的海岸线的土地利用变化而造成,包括:

·过度捕捞——可能导致珊瑚礁生态产生有害变化

·破坏性捕捞(如炸药和氰化物捕捞)——破坏珊瑚礁结构



·沿海开发——流入海中的淤泥和沉积物会扼杀珊瑚礁并改变水文流动

·污染——来自工农业活动以及污水污染 、

·旅游业的物质影响——包括潜水者、浮潜者和船只

全球性威胁

近年来,大规模珊瑚礁漂白现象形成了全球性的威胁。这种威胁难以进行地区性管理,并可能对海洋生态产生潜在的破坏性影响。

据记载,我国于1998年第一次发生大规模珊瑚礁漂白现象,大马半岛珊瑚礁区域约有40%的珊瑚死亡,甚至在2010年另一次的大规模珊瑚礁漂白现象发生前,有关珊瑚礁几乎没有恢复。庆幸的是,那次的珊瑚死亡率较低。

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在未来几十年内,大规模珊瑚礁漂白现象可能会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因此迫切需要制定保护计划,包括通过管理干预措施有效应对大规模珊瑚礁褪色现象,以及建立珊瑚礁的“生存能力”,以更好地抵御未来的漂白现象。

190911C01F1SL3_noresize

进行调查评估

珊瑚礁普查(Reef Check)于1996年在美国成立,以提高珊瑚礁重要性和遭威胁的意识。RCM在2007年注册为非营利组织,旨在通过与本地各利益相关者建立合作关系,以保护和恢复本地的珊瑚礁健康状况。

RCM自成立以来,便创建了一个全国珊瑚礁监测年度计划——“大马珊瑚礁状况报告”,迄今12年来不间断地针对全国海域区的珊瑚礁健康状况进行调查和评估,并与来自全球网络、经过培训和获认证的Eco Diver志愿者合作。目前,珊瑚礁普查活跃于全球82个国家和地区。

“2018年大马珊瑚礁状况报告”共调查了212个站点,其中95个位于西马半岛,另117个位于东马。

西马半岛的调查站点主要集中于东海岸一带的岛屿,包括比东岛、鲨鱼岛、棉花岛、芒吉岛、停泊岛、热浪岛、诗巫岛、丁宜岛、天鹅岛、刁曼岛、拉哇岛、浪中岛等。在西海岸附近的调查站点则包括九屿岛、邦咯岛、巴雅岛等。

在东马,大部分的站点调查都是由潜水员进行的,特别是在沙巴的朗卡央岛和马达京岛,以及砂拉越的美里。此外,沙巴公园(Sabah Parks)也派员分别在班尤岛、敦沙卡兰海洋公园和西巴丹岛进行站点调查。

西马比东马状态好

值得一提的是,东马的站点调查是涉及当地利益相关者参与保护举措的成功案例之一,由政府、潜水营运商和社区共同参与监测和管理当地的珊瑚礁。

根据广泛使用的珊瑚礁健康标准衡量,大马的珊瑚礁平均状况良好,活珊瑚的平均覆盖率为42%。然而,要特别注意的是,平均值掩盖了不同珊瑚礁地区的各种健康变化,从含有超过85%活珊瑚的珊瑚礁至低于1%活珊瑚的珊瑚礁。

使用活珊瑚作为衡量标准,西马半岛的珊瑚礁可说比东马的珊瑚礁处于“更好”的状态。相比之下,东马的多数鱼类和无脊椎动物指标的多样性和丰富程度更高。

旅游业破坏大

自2011年以来进行的调查数据分析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马珊瑚礁的状况几乎没有显著的变化。

不过,有关数据突显了不同地区珊瑚礁之间的差异,并支持地区管理的需要,因为每个珊瑚礁区域的条件各不相同。

报告显示,西马半岛珊瑚礁面临的主要威胁与土地发展和旅游业有关,大部分影响来自陆地污染、污水污染、土地使用变化或由船只、船锚和使用者导致的直接影响。

反观东马,珊瑚礁面临的威胁又不同。在沙巴和砂拉越,威胁似乎与人口有关,如资源利用产生的影响(过度捕捞和破坏性捕捞),以及疏于管理(少数海洋保护区、有限的执法行动、缺乏广泛的海岸线巡逻)。

尽管2018年调查数据指大马的珊瑚礁相对健康,可是根据过去12年来珊瑚礁普查的分析显示,在这段期间指标物种的丰富度变化,表明近年来大马的珊瑚礁健康状况可能下降了。

一些可以确定的有关趋向包括:

·在2010年发生珊瑚礁漂白现象后,活珊瑚的恢复水平在过去4年中一直下降,因为负面指标(藻类营养指标(NIA)、珊瑚碎石(RB)、近期死亡珊瑚(RKC))的水平一直在增加。

·食用鱼的丰富度正在下降,同时鹦嘴鱼的丰富度和藻类的数量正在增加。

·无脊椎动物指标稀缺,但长刺海胆除外,其数量在过去5年中有所增加。

如果上述的趋向持续恶化,对那些依靠珊瑚礁供应食物的社区,以及每年依靠健康珊瑚吸引数百万游客的旅游业来说,可能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朱利安海迪呼吁所有利益相关者参与珊瑚礁保护行动,以减少各种伤害珊瑚礁的威胁。

污水严重影响

RCM总经理朱利安海迪(Julian Hyde)表示:“珊瑚礁具有显著的自然恢复力。举个例子,2010年发生的珊瑚礁漂白现象仅用了3年时间,便恢复到与漂白前相同的状态。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来改善珊瑚礁近期的退化,但必须在进一步恶化之前尽快采取行动。”

气候变化的问题也会导致珊瑚礁的健康迅速下降。比如,登嘉楼的热带风暴帕布就是气候变化影响大马珊瑚礁的明显例子。

“风暴对浅礁造成了严重的物理伤害,为珊瑚礁留下了负面印记。所有证据都表明,风暴将会变得愈发频繁和强烈,所以我们需要为此作好准备。”

从宏观层面来看,污水污染等问题对珊瑚礁的健康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这将导致藻类生长在珊瑚礁其上,令珊瑚窒息,大量的藻类侵占甚至会减少生物多样化和生产力下降。

更好的处理污水

改善珊瑚礁的健康——重建恢复力,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其中有两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分别是良好的水质和通过大量食草海洋动物来控制藻类。良好的水质需要在岛上进行更好的污水处理,而健康的食草海洋动物种群需要良好的捕捞管理。

“这些都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不仅如此,在世界各地建立的海洋保护区,其复制经证实的成功因素,将是迈向保护本地珊瑚礁的正确方向的一步。”

他认为,珊瑚礁保护行动需要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包括地方政府、州政府、政府部门如旅游、艺术与文化部(MOTAC)等,以减少各种伤害珊瑚礁的威胁。

“在意识到政府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让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参与海洋资源管理,并赋予他们权力是至关重要的。

“通过研究应当赋予地区利益相关者的权利,譬如让他们在海洋资源管理方面发挥作用,相信可重建珊瑚礁的恢复力,解决目前所面对的危机。”

欲知更多有关报告详情,可浏览www.reefcheck.org.my

报道·游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