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鳄共存”的僵局/陈俊安

有部泰国电影,剧情很特别。

在一间度假村有个大泳池,因度假村要进行大整修三个月,于是维修工人放干了泳池的水就离开了。



有个贪玩的旅客还泡在泳池的泡泡床上睡着了,待一觉醒来,泳池水已放干,他被困在干涸的泳池内爬不上来!想打手机求救,却发现手机浸水无法操作。他四处寻找脱困方法,偏偏此刻,却有一条大鳄鱼从排水洞口爬进泳池!于是人鳄对恃,危机四伏。

突然想起希盟执政1年多后的困局,岂非也犹如这般“人鳄对恃”、危机四伏的僵局?

华族选民是抑郁的。希盟上台,喊得震天响的“新马来西亚”在哪里呢?他们抑郁的,是有人说,华人较富有,保留大学预科班90%给土著是合情合理的。还有人说,承认独中统考会引起土著忧虑,统考文凭的最后一里路变成了“爱的路上千万里”!又有人说:“学爪夷文不会变得不像华人”。

物价依然高涨

有人说,SST比GST好,但物价依然高涨。有人说,签署“消除一切种族歧视条约”会损害土著利益。还有那个赵明福案、莱纳斯事件,到底怎么搞的?



印度人呢?也很抑郁和不满。要我们孩子在小学4年纪学爪夷文、要通过新法案,强逼改变宗教信仰的老公可以决定孩子遵从其信仰。当然,还有物价高涨。那个什么大学预科班,90%保留给土著,剩下的10%给我们和华人分?可印度人不是“较富有”的族群啊!

马来人呢?抑郁、愤怒绝不比华人、印度人少。生活苦呀,油棕没价、工作难找!突然怀念巫统做政府的日子。要进入华人公司打工,又不懂华文!以前打政府工,有油水,现在希盟政府打贪很厉害,什么油水都没有了。

华人、印度人、马来人都自以为是那个被困在干涸泳池底的人,而且把对方都看作是那只“鳄鱼”!在这“人鳄共存”的僵局中,谁能脱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