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一制挽狂澜/简瑞平

香港自6月9日爆发反送中修订《逃犯条例》大游行以来,至今有3个月,事态演变已不是争取撤销修例这么单纯,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等 口号,许多暴力/扰民/破坏等动作,并挥舞英美国旗,厚颜高唱美国国歌,对五星红旗极尽侮辱。

凡此种种,有人批这场风暴已滑向颜色革命, 最终目标是港独。



最新的发展更丢人现眼,群众到美国领事馆,吁请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

香港警察约3万名,每天要面对成千上万的示威者,维稳力度很受考验,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销修例,要求各界对话化解危机,泛民主派等不买单,一定要特首接受他们的五大诉求。

任由此下去,有一天港府无法支撑,为了治乱只有让中央介入,由解放军来平乱。

这种演变并非不可能,而且随时会发生。

一旦中央接手,可能会乘此把一国两制改为一国一制,以彻底解决在1842年鸦片战争战败后,喪权辱国的南京条约把香港割剧给英国管治的历史问题。



1997年租界期满回归,中国主张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让东方之珠继续闪烁,繁荣昌盛。

所谓两制就是与内陆不同,香港有自己的选举制度和行政管理,泛民主派等要的是西方式所谓的真民主。

香港特首由1200名代表选出,当中立法议员300位,其他900位是各行业代表,港人説无法代表民意。类式的运作在东南亚好些国家也存在,比如泰国必须保留250席给军方代表,500个议席民选,当中区议员350席,不分区议员150席,现任首相巴育在不久前的大选,领导公民力量党只赢得115席, 席位明显比为泰爱党赢得的136席少,可是获得受委的250席军方代表支持,也就能登上首相之位。

缅甸的情况也一样,保留相当的席位给军方。

新加坡则设立单选区和集选区,在集选区4名候选人当中规定必须至少有一位是少数民族,确保在国会里有少数民族的代表。而有一定实权的新加坡总统选举则由一个特委会来定夺候选人的资格,纳丹两次不劳而获当选总統,不过有候选人抗议其资格无故被取消。现在则采用有如各族的轮任制,本届总统哈丽玛由于没有其他马来族候选人具资格,无对手当选。

港人多为媚外仇内

我国的情况也有怪现象,在城市选区的选民人数超过10万名,乡区的可以少到1万人,非常悬殊。

这些例子旨在説明国情不同,选举的制度形形色色,如果要求真选举,这些国家的人民是不是也可以像香港来个乱局?

香港是一个特区,主权归属中央合理合法,历届港督也是由英政府差遣,特首听命于北京并无不妥,港人多为媚外仇内,这种要不得的思维在最近的风暴凸显,既倒的狂澜,仰赖一国一制去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