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残片窥正果/黄子

一年来看希盟政权,从盟党到内阁之间的互动,粤语残片的桥段日多,戏味日浓。

粤语残片,最赚人眼泪,也叫粤粉百看不厌的戏码是社会家庭伦理大悲剧。



最老一代的大概就是谭兰卿和余丽珍这对婆媳;较后一代应是李香琴和冯宝宝这后母和前妻所出的女儿。

大悲剧的媳妇或前妻的“孤女”,在历尽折磨虐待之后,总会熬成婆或有个好归属;若不然,编剧、导演恐怕会被骂个狗血淋头,下次有新戏必被影迷抵制——太没良心公义了!

这是凡夫俗子对公平公义黑白是非的简单诉求。可现实复杂,公平公义不一定会如常人所愿,现实报应。人世间在末日大审判之前,先知也只能期“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淊淊。”

看看候任首相的安华,打从出狱,获全面宽赦,直到日前内阁改组的传言正式告终,记者问首相,为何不改组直接委任候任首相为副揆?答案竟是内阁无人辞职,没有空缺。



部长不称职

内阁真需要有人辞职才有空缺吗?这个内阁,可是前所未有地出现最多不称职,也不该续任的部长。占据了如此高位经历15个月还不能上手,首相有绝对的权力和责任另委高明,免得令整体内阁继续失分,拖累下届选情。可首相无意。

这之前,有文棍说,旺姐不愿辞去副揆,因此,敦马不能委任安华。旺姐回答无空缺之说,只要敦马辞职,安华就可接任。因此,说旺姐不肯辞让路之说,未必是空穴之风,更大可能,是安华家族被耍被熬太久了。

从传说的两年接手,到有说两三年,到此起彼落一再造势要敦马做到届满。这个“候任”的家族,还敢信任任何人吗?这个家族还敢如柯嘉逊博士主张的兵行险着辞掉副揆,看看耍弄权术大马无敌的敦马,咋办?

敦马1.0时代,他自辩不独裁,称只要内阁中有一位部长反对,事即不能成。如今莱纳斯,内阁反对者众,却变成了只是“表达立场”,完全不能左右决策。林财长还其词若有憾焉表示无法说服首相,证明民主行动党完全没有控制政府。此心可昭日月,行动党完完全全驯服在敦马的威权之下。

党大为卑党小为尊

每次到首相办公室朝见敦马的安华,上载在面簿的照片,安华恭敬弯腰与端坐位子的敦马握手。全无最大党主席见最小盟党名誉主席的对等态势,而是卑尊朝见的姿势。

最大盟党的主席在等待接班,尚且千回百转,没个落脚立足立锥之地,避嫌尚且不迭的第二大党的大群部长,又能如何?

余丽珍冯宝宝,最后都因剧情需要,熬出头,有个幸福快乐的圆满收场;希盟的小媳妇们,能修成正果吗?我们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