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国的荣耀与责任/游枝

已经很少再高喊什么时候我们就进入先进国的口号了;不过,还有一个取代先进国大愿的目标还没放下的,就是高收入国。

高收入国其实就等于是先进国。环视全球的每一个先进国,都是国民年均收入高于2万5000美元(10万4757令吉)以上的高所得国家,没有一个中等收入国能成为先进国的例子。



我们仍然高喊就快达成高收入国目标,等于向世界宣告说我们已经走近到先进国边界啦!

当然,成为高收入国,是国家国民的大成就,更是当政者可以向国人及世人炫耀的政治成绩。一直以来,高喊高收入先进国口号,又夸耀经济、社会民生的高度增长,给人感觉高收入国是一种光彩荣耀。

其实,高收入国是有一定的义务与责任的,享有荣耀的同时,国家与国民得承担高收入附带的诸多责任。在高喊高收入国的同时,应该先跟国人讲解高收入国民要承担的责任及义务。

近日,有两件国际事件,也许多数人没当一回事的忽略掉了,一是日本宣布不高视韩国为发展中国家、另一是世界贸易组织正在不张扬的情况下进行改革,将不再让已经进入高收入国的新富裕国家享有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优惠。

首先受到震撼的是韩国。



原来,早就成为高收入国,也是世间共认是亚洲继日本、新加坡之后的先进国韩国,到今天为止,仍然在国际贸易及一定的外交层面上享受只有发展中国家可以享用的优惠。

富裕国应弃优惠

韩国对被从发展中国家贸易优惠国名单中除名的事,表示出十分不愉快和不满。其实,大家不妨平心思考,今天的韩国,国民年均收入早就超过了2万5000美元的高收入境界,韩国官、民也很自豪的认为已是高收入先进国,等于不再需要、更不应该再持续享受为扶助贫困又发展过迟国家而设的贸易优惠。

7月2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表的2018年中国人均所得报告书,大大的称赞国民收入成就,指到去年,中国人年间平均所得高达9732美元,等于4万290令吉。报告以“沧桑巨变七十载民族复兴经社发展成就”的壮言来颂赞中国人今日的收入成绩。

这份报告是凭着中国国家信誉发表的,如果接近真实,又或者八成可靠,已经说明中国人的收入将近到达我们的程度了,以中国的增长速度推算,中国人的入息,很快就超过我们。

7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世界贸易组织检讨现行的发展中国家贸易优惠条款,认为韩国、中国,包括澳门、香港等10个国家与地区,早已进入相当高收入国的境界,己经自认是经济发展成功的富裕国家,不应该再一边自赞自认是高收入国,另一边又想继续享用只有发展中国家才有条件享受的贸易优惠。

口号喊早了些 

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为了避开外交的干扰,是在水面下不公开进行的,可以肯定的,是经济成就到达一定的高水平境界,就自然失去享受贫困时刻的国际扶助优惠。一旦成功进入高所得国,不止完全失去一路以来的国际扶助优待,同时还得成为扶助国,以金钱、技术、经验去接济帮助其他仍在贫困中挣扎的低度开发国家。

韩国和中国都得接受国际规则的规范,我们也不能例外,成为高收入国,就要做好有得必有失的心理准备。

有个值得再反思的问题:台湾的国民年间人均所得早就超过了2万5000美元的大关,况且台湾的生活成本安定又兑现全民医保制度,真的是先进国了,台湾都没说自己是高收入先进国,我们的人均所得还在1万多美元的数字上,就喊说快成为高收入国,是否喊得早了些?

要再继续高呼高收入国口号,就必须向国人说明,达到高收入国后,会失去什么,又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更重要的,是有责任向国民作出有信誉根据的承诺,说明我们有失既有优惠又承担得起高收入国责任的准备。

游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