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建宿舍环境恶劣影响治安
外劳笼屋困扰社区

一般可见,利用工厂设立的宿舍,往往会因为“善用”空间而堵死后门,以致缺乏考虑安全逃生需求。

(巴生8日讯)无良企业草芥人命?为省成本,设笼屋,住外劳,以致居住卫生环境恶劣且缺乏安全逃生系统,同时,也给社区带来各种困扰,包括制造垃圾、引发治安问题,以及“拖垮”附近房产价值。

市道不景,巴生区一直面对产业过剩问题,业主甚至面对难以招租窘境,有者为免产业长期丢空招来的亏损,不惜铤而走险地将商用产业改造为住宿用途,并以低廉价格出租给附近企业或厂商。



其中,不少相关产业改为外劳宿舍,而一些无良企业罔顾人道利益,把租来的商业楼房、轻工业工厂或住宅等改造一番,以违例间隔方式,抑或置放多张高架床等,让一个小空间住上数十名外劳,结果,这些“人挤人”的笼屋往往也容易衍生各种民瘼问题。

执法人员曾在工厂区展开取缔行动时,发现外劳住宿环境非常恶劣,以致引发各种卫生问题。

漂白管制员工宿舍

尽管巴生市议会曾体恤民困,于2017年通过一项“漂白”计划,让业主按年限及协议,将商业楼房及轻工业厂房合法化改造为“员工宿舍”用途,以借此达到管制和改善笼屋问题,包括限定居住人数、设立安全逃生系统、以及解决卫生环境问题。

不过,迄今仍有不少冥顽不灵者不愿配合,让市议会不得不展开严厉取缔行动,包括发出警告信、开罚单,甚至提控业主上庭等。

巴生市议员严玉梅向媒体指出,截至今年7月为止,市议会共对违例民宅及商业建筑发出451张警告信和120张罚单,同时也对17间单位展开调查,以及执法取缔8间单位。



严玉梅

7个案控上庭

她说,除了发警告信或开出罚单,市议会也把7宗个案提控上庭,3宗已下判,第一宗案例是业主违例扩建,违反4项条例,共被判罚款2万8000令吉,若业主无法缴还罚款,将以监禁2或3个月取代。

“第二宗案例是兴建建筑不符合所提呈图测,被判罚款2万令吉;第三宗案例则是业主滥用店屋作为员工宿舍,被罚款4000令吉。”

她指出,另有3宗案例则在上庭后,业者自行拆除违例部分及复原至符合条规下,让案件获得撤消,还有1宗则是法庭基于业主已经缴还最高罚款,即共2万令吉,而中止有关案件审讯,惟这些业主皆是被列为“被释放但不代表无罪”(DNAA)。

市议会若没有插手管制,店屋一旦变成外劳住宿区后,也容易引发垃圾、治安等问题。

市会通融给予“漂白”

巴生市议会体恤业主而推行“漂白”员工宿舍计划,惟仍有业主持续知法犯法,截止今年7月为止,市议会共接获167宗违例宿舍投报,其中68宗已向市议会提出申请规划准证(KM)。

严玉梅指出,有关涉及地点包括港口路、巴生中环路、双溪槟榔路及柏林基娜娜路的商业店屋,在市议会警告下,有43宗案例的业主已停止宿舍用途,另有5宗业主被控上法庭及51宗业主正提出申请“漂白”计划。

“市议会主要目的是让业主遵守条例,为此,也会通融让违例业主重新提出申请,把建筑结构改造至符合条规即可,一般在业主求情下,将给予1至3个月期限,若业者认为时间不足,还可申请延长通融期限。”

一些成为“外劳住宿”集中的店屋,往往也“拖垮”附近房产价值,以致业主无法出售及出租作为商业用途。

市民不了解受管制 

巴生违建情况严重

巴生违建情况严重,除了商业及轻工业区的“外劳宿舍”之外,一些民宅住家也没按程序申请而违例扩建,以致招引各种安全问题。

严玉梅指出,至今,仍有很多市民不了解建筑装修或扩建等是受到管制的,他们在改装或搭建室内或室外的额外建设时,往往忽略按正规程序向市议会提出申请。

“实际上,市议会有责任监督整个工程的兴建,除了确保额外建设或装修符合整个建筑结构要求之外,也保障兴建工程的建筑结构达至符合防火及逃生等安全要求。”

若火灾恐无逃生路

她说,在市议会取缔行动中发现,有许多店屋改装的宿舍,其居住环境非常恶劣,比如一个单位内有多个隔间房间,而且,厨房不符合规格,进而衍生环境卫生、防火安全及人数拥挤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会威胁住户的安全,尤其在发生任何事故时,如火灾,或让住户没有逃生之路,而且也无法让消拯员掌握建筑内的结构,以致妨碍灭火工作及错失救人良机。”

根据市议会条例,一个建筑单位的居住人数,有一定规定。

整顿宿舍限制住户人数

市议会按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71条文,以管制和整顿员工宿舍问题,即住宿环境需符合每800至850立方米,居住人数不可超过8人。

严玉梅指出,根据有关法令,房屋居住人口“拥挤”的定义是,房子居住人口为每名成年人或两名不超过10岁孩子,其占有空间为350立方米(净面积),若一所房子居住人口过多,或引发危害或损害健康问题。

“为此,市议会可援引上述法令对付业主,一旦罪成,罚款不超过2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

她说,任何建筑装修都必须符合当局规定的指南,否则在抵触1974年道路、渠道及建筑法令第70(11)条文下,罪成可被判罚款最高25万令吉,或要求拆除有关违章建筑。

报道:林秀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