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立奎马蒂
工业设计为客户而生

安立奎马蒂

好的设计,如何定义?

不同的领域,对“好的设计”的定义,均有所不同。



以工业设计的领域为例,他们认为,好的设计,不只是要外观好看而已,最重要是能解决问题及方便生活;但无可否认,大多数的人,还是较容易受“创意”或“设计感”的外观吸引。

所以,工业设计的价值,常会被人们低估。

其实它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

堪称世界级的工业设计师,计有雷蒙罗维(Raymond Loewy)、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荣久庵宪司(Kenji Ekuan)和柳宗理(Sori Yanagi)等。

但若要说更广为圈外人熟知的,则有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



今期要给介绍的是来自西班牙的安立奎马蒂(Enrique Marti),同样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1995年,安立奎马蒂在中欧大学(CEU University)考获工业设计工程的学士学位;1997年,荣获产品开发和设计系的硕士学位。

毕业后的他,很快就投入西班牙一家历史悠久,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家具公司;短短的两年间,便晋升为设计与技术部的产品经理。

可惜在2005年,经历管理层大换血之后,发现自己与新管理层的理念产生分歧,安立奎马蒂就选择离开,但他很快就接获一个短期的合作项目;完成之后,原本还在考虑是否找份新工作的他,决定要接受新的挑战,即不受聘于谁,自己接项目做。2013年,才正式成立同名事务所“Enrique Marti Associates”。

靠外观难评好坏

安立奎马蒂认为,很多人对“设计”存有很大的误解,“设计”是由很多元素组成的,不只有美观,包括品质、行销和销售,甚至是售后的服务等。

所以不能单靠外观来评断一个产品的好坏。

考虑产量效益

改善产品品质

很多人常搞不懂,所谓的“工业设计(Industrial Design)”,到底是做什么的?

简单来说,它就是综合工学、美学和经济学,对各领域的工业产品进行设计;安立奎马蒂说:“作为一名工业设计师,我绝对不能只有‘创意’,还得考虑产量和效益,我们所设计的产品是要能卖给大众的。”工业设计师的创意构思,不只是对产品的外形,还得要考虑到人体工学,甚至是生产流程及销售中要展现的产品特色。

解决方案带入生产

“所以工业设计师的工作,不是做好设计就完事,将解决方案带入生产,也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内,包括样品制造及如何改善产品的品质。”

更重要的是刚提及的产量和效益,所设计出的产品,不仅要能够大规模生产,还要尽可能的低成本,以带来最大值的收益;所以有工程的背景,对工业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一大优势,就像安立奎马蒂。

为何说,工业设计的存在,很重要?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非常多的东西,其实都是工业设计的成品,只是常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而忽略了背后的设计概念;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荣久庵宪司为龟甲万设计的酱油瓶,呈漏斗形的瓶身,搭配红色瓶盖。

这在那年代,几乎是每一户人家都有,至今仍深烙在人们脑海中的桌面酱油瓶,解决了传统设计的不便;而你或许不知道,那是荣久庵宪司花费3年才设计出的成品。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深入瞭解,你会发现,其实工业设计挺有趣的。

推崇极简主义

回归正题,目前安立奎马蒂从事的,主要是给家具公司提供各种家具设计。

细阅安立奎马蒂的作品,或说一般的工业设计,会发现几乎都没有鲜明或强烈的个人风格,甚至有很多工业设计师都很推崇“Less is more”的极简主义。

对此,安立奎马蒂说:“你看,我们是为客户、也就是家具公司设计,他们的需求或要求,永远是摆第一位的,虽然会融入自己想法,但我却不曾期望过我的作品或事务所,会有自己的‘标志’,也就是说一眼就能看出是安立奎马蒂的设计。

“我想要做的设计,是真正适合客户,最重要是能给他们带来庞大销量的畅销设计。”所以对他来说,最满足的时刻,是看见人们正在使用自己的设计。

他举例道,就比如在一家餐厅里,看见人们正舒适地坐在自己设计的餐椅上,一边享用美味的晚餐,一边享受着自己的设计,给他们带来的美好感受,“你会感觉到自己,正在把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轻松和舒适,即使只是很短暂的时刻。”

没错,在这短暂的时刻,一个优质的设计,所能带来的影响,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安立奎马蒂补充道:“所以我不太喜欢,比较不实际的设计,譬如一些太超前的设计,可以有一点极致的元素,但最终做出来的成果,如果是椅子的话,它就必须得像张椅子,必须要能坐,舒适地坐。”

极简线条传递多样想法

在安立奎马蒂的作品集中,要说最值得介绍的就是“Ovni Chair”了。他说:“要我选择一个‘最喜欢的作品’就像爱女儿或儿子般难抉择,因为每一件作品我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去做。首推的会是‘Ovni’,是因为它的平衡点拿捏得很好,不管是设计、科学或工业的角度,它都是一个非常平衡的设计。”对安立奎马蒂来说,设计不一定要复杂,就像“Ovni Chair”一般,透过极简线条也能传递很多的想法和感受。

包括椅座和椅背,均呈椭圆形,稍显内凹的设计,能增加舒适度;不同的精加工,能呈现不同的感觉,也能很好地融入各种环境。

须了解产品用途定价及目标市场

简单来说,工业设计师,必须要能理性思考。

在安立奎马蒂的观念中,不存在好或坏的设计(质量的问题除外),只有合不合适的设计,有否满足到客户的需求,毕竟每家品牌或公司都有不同的目标市场,自然也会有不同的主攻设计风格。

“提供合适的设计,就是我的工作、我们的挑战之一。”

所以每开启一个项目之前, 他都得先了解客户的想法,譬如对方想要做的产品类型和用途,以及目标市场和定价等都是非常重要的细节;对安立奎马蒂来说,工业设计师的工作,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商业设计更难

他说:“比起尽情地挥发创意,设计一个全新的东西,我觉得商业设计更难,有太多的因素要顾虑,即要避免太极致,但又不能跟别人一样,这平衡点非常难拿捏。但只要对市场,包括各种设计风格足够瞭解,就会简单得多,这也是我们最大的资产和优势。”

他所谓的“资产”,就是他们经常会做的市场调查,深入了解现存市场拥有的一切,以及预视未来的市场趋势和走向;因为,若你每次设计的东西,在现存市场已经有的,那你永远只能做一个“跟随者(follower)”,而有哪家品牌或公司,会甘于成为“跟随者”?

所以一名工业设计师,所要掌握的技能很多,不只是各种设计风格,包括各种材质(不能只是单一一种)的运用和处理,工种、市场到销售等。他强调,所设计出来的产品,若无法以最有效益的方式生产;即使生产出来了,若无法成功销售,那就失去了工业设计的意义。


品质将影响用户体验

不管是家居或公共环境,家具,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安立奎马蒂说:“但很遗憾的是,踏进一间餐厅或酒店,常会看见品质差的家具,有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那真的会影响用户体验。”

家具生产成本提高

针对整体的家具市场,安立奎马蒂则坦言,确实会有一点担忧,最首要是成本的问题;很多地方的生产成本,包括马来西亚和中国,均有提高的迹象。

再来是全球经济的问题,因各种原因,多国的经济都陷入低潮,导致人们在家具投资上都变得更保守,甚至逐渐转向价格便宜的家具。

他说:“这些强打价格便宜的家具品牌,你们一定很清楚他们的名字,我觉得他们给社会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想象。

“即人们会有一种错误观念,认为家具生产都是便宜的,但那是不对的,他们没考虑到性价比的问题,便宜家具的品质及耐用程度,一般都非常的低,不如中端和高端家具的品质。但很不幸地,他们已成功把错误的观念,深植在大部分人的脑海中。”

聚丙烯制椅子

虽然安立奎马蒂喜欢的材质,是天然的实木,但他身为一名工业设计师,必须要能掌握各种材质的运用和处理,像“Revival Chair”是用聚丙烯做成的。

人们忽略“附加值”

因此,不要说高端,即使是中端家具的价格,人们都会觉得非常昂贵,因为他们没考虑到“附加值(added value)”。

安立奎马蒂继续道:“这样的危机,使我们的潜力市场,变得越来越小,市场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但我觉得聪明的公司会懂得化危机为专机,从改善一个产品的外观、品质和用户体验等,去提高产品的竞争力,而不是降低产品价格,跟别人竞争。

“当然,追根究底,还是经济不好,才会促使人们轻易转向便宜家具,包括马来西亚,所以我希望整体情况好一点之后,人们的品味,会有所改善。而我也选择坚信,全球的家具市场,会逐渐朝品味和品质设计的方向进化和发展,一定会有改变的。”

大胆尝试“新艺术”

最让安立奎马蒂感骄傲的设计则是在年初于米兰家具展展出的“Selva Sofa”。他表示,这是他第一次大胆尝试把“新艺术”(Art Nouveau)的设计风格,抽取它的精髓,与未来主义的元素融合,打造出一个全新的设计;所呈现的,是既现代又带点包豪斯风格的感觉。

报道:洪诗迪 摄影:王宥文(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报道:洪诗迪 摄影:王宥文(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报道:洪诗迪 摄影:王宥文(部分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