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光明的夜行者

致德高望重的Nicodemus先生,

平安,您好。真是冒昧了,对先生您而言,我应该是个陌生人。若使用现代人熟悉的面簿用语,我其实已follow关注先生您好一阵子了。今天决定直接写信给您,是想把我这段时日的观察和心中的感受作个交代,同时也想把握这个机会向您发出几个问题。



记得第一次看见先生您出现,是在一个暗夜。我真好奇,当时还没有爱迪生发明的电灯,您过来的一路上应该是一路幽暗吧。当时您的心情是否也像黑夜期盼黎明到来那样迫切呢?

我尝试理解先生您当时为何选择了暗夜方上门拜访耶稣。是因为您白天公事过于繁忙?亦或是先生您想避嫌,刻意选择了暗夜,试图避开当时有权有势人的眼目?

记得当时两位先生一见面,您就开门见山发出如此的宣告——“拉比,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的教师,因为如果没有神同在,你所行的这些神迹,就没有人能行。”(约翰福音3:2)

据悉先生您是当时犹太人的官长,若依随当时的主流政治风向和宗教权威,您发出以上的言论,并不政治正确(Not Politically Correct)。因此,我十分讶异您是如何在一片流言蜚语中理清心中思绪并获得如此透彻洞见?

先生您可知道?在讶异的同时,我亦心生羡慕。作为第一个当面听到耶稣亲口宣告这历代信徒背诵经句“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儿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的人”,那可是用黄金也无法买得到的宝贵机遇啊!



请问先生,当天您选择了在暗夜拜访耶稣,当时听到耶稣亲口对您说“光来到世上,世人因为自己的行为邪恶,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罪的原因,就在这里。凡作恶的都恨光,不来接近光,免得他的恶行暴露出来(约翰福音3:19,20)”,先生您听了这段话,有何领悟?有何感触?

站稳自守出淤泥而不染

这些日子我思前想后,依然无法理出一个头绪 ——身为以色列人的教师,您身在那群自以为义的领袖中间,如何能站稳自守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从一开始选择在暗夜寻访耶稣,到后来先生您竟然敢在众人前替当时已成为众矢之的的耶稣说话 ——“如果不先听取他本人的口供,查明他所作的事,我们的律法怎能把他定罪呢?”(约翰福音7:51);一直到最后,在当时的当权者和当局者都以为目标已经达成了、已经把眼中钉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了,先生您还出现在那已无了气息的耶稣躯体旁 (约翰福音19:39-42)。敢问先生一句,您当时心里可有丝毫疑惑?先生您可清楚知道自己当时在做什么?

让我无法理出头绪的,还有先生您那段时日心里和灵里的转变 ——请问先生,那天您带着大约32公斤的没药和沉香混合的香料,看着遍体鳞伤、无声无息耶稣尸体的时候,您难道依然坚信耶稣是从神那里来的教师?当众人转身离去、天色渐暗,当您和约瑟先生两人用细麻布和香料包裹着耶稣那涔着汗臭味和血腥味、不堪入目的躯体时,先生您对耶稣的信心,是否就在尸体放进墓穴大石头封住入口、轰隆一声后,一同埋葬荡然无存?

在那个暗夜里,一个新墓穴一块大石头一具刚从十字架上取下的尸体——先生您是现场目击见证人;在那个暗夜之后的第三天清晨,同一个墓穴同一块大石头却没了尸体,只留下裹尸布,先生您当时人在哪里?

距离当时那个天使滚开大石头留下空墓穴的崭新礼拜天,一晃眼,我如今跨越这条近2000年时间的恒河在此岸思忖着——今天,我当如何鼓起如先贤就光的勇气,在如云彩般众多的见证人面前,在白昼殷勤工作、在暗夜勇敢就光。

在暗夜迫切期待黎明到来的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