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不易 愿我们风雨同行/李慧珊

8月31日是马来西亚62周年独立日,也是希盟政府执政的第二个国庆。

60多年以来,国内三大民族共存共荣,打造了一个和谐进步的社会共同体。对于所有为国家建设作出卓越贡献的人,无论其家庭、背景、种族或肤色如何,我们打从心底对他们的高尚行为表示高度赞扬,对于马来西亚当前的和平盛世,我们也表示心存感恩。



这里的水分滋养了我们,这里的粮食富足了我们,这里的土地孕育了我们,这里的知识充实了我们;没有马来西亚母亲,也就没有我们。今年的国庆主题为“爱我国家,廉洁大马”。

从 Malaysia Boleh 到 Malaysia Bersih,历史一一记载了马来西亚在这些年所经历的蜕变。这次的主题主要目的是为了说明政府在致力打造清廉高洁的新作风,也为国家未来方向制定了新的目标。

无可否认,希盟在肃贪方面可说是下足了功夫。从前日闻名国际的MO1事件,到今天的“廉洁大马”,希盟功不可没,这点应该没有疑虑。

但很遗憾,月有阴晴圆缺,没有任何事或物是完美无瑕的。自希盟上台以来,国内族群间的矛盾明显不是冲淡,而是日渐激化。

我国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孙女哈妮莎也表示,国家在逐渐走向种族政治,而这是他的祖父绝对不愿见到的。霹雳州苏丹也表示,种族问题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倒数着爆炸的时间。国家各民族,究竟路在何方?



目标不同 追求各异

首先,要解决问题,我们便需要对真相有准确的认知和理解。是的,国内社会正面临着族群分裂的危机(当然这不是社会的全部面貌,国内还是存有很多和谐的声音的,至少我们是这么相信着)。

各族群间的这种分裂和矛盾,是我们感同身受的。从早前政府提倡的土著议程到现在的爪夷风波,都在不断使得各族群间的神经不断紧绷。

但这种焦虑情绪确实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有哪个孩子愿意遭受父母的冷落,而又有哪个孩子愿意与他人分享本属于自己的糖果?打开网络,铺天盖地的种种言论和文章,都是对现实中的矛盾最好的写照。有的人力求公平与正义,有的人却喜好特权,他们所追求的理想及目标截然相反。

界定“我群”  区分异己

大多数时候,冲突都离不开资源争夺战。有限的资源决定了资源配置的高度挑战,而政府为了迎合一些族群的口味,也会有意无意地在这种资源分配上偏袒一方。这不是因为他们都是坏人,而是因为比起社会和谐,在选举中蝉联对他们而言才是终极目标。

当群体被强制性划界时,敌意便会随之浮现。在冲突中,人们更倾向于严格地界定“我群”和区分异己,而这又会为下次的冲突埋下导火索。

公平机制 团结基石

团结的基石源自哪里?每个人都有心目中理想的答案,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世上有没有一种大家都理解的答案呢?为什么族群间总是存在着某种程度的隔阂,而不能像个家庭共同体一样行动呢?

除了上述所提到的利益的驱动之外,人作为可思考的生物,价值观也是极其重要的。要知道,社会这么多的不平等以及不合理的政策和措施,早就把一些人放置于优势的位置,而其他人便被迫处于劣势状态。在不平等的情况,试问谁又想跟自己的竞争者团结一致呢?要想族群团结,公平的社会机制成了不可或缺的要素。

当人们感受到自己是生而平等时,各族群间便能更好地展开交往交流与交融,而利益依存和心理亲和力便是来源于此。

团结不易,但愿我们风雨同行。

(作者为拉曼大学高级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