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住宅区收“保护费”6年
聘新保安 旧保安闹场

新闻特区:巴生绿林镇

获知“无牌”保安又来闹事后,逾百居民自动自发赶到保安亭出口处声援。

(巴生4日讯)花园区围篱计划纷争不断,绿林镇一住宅区保安亭服务更上演“占地盘”的问题,让居民大喊不“保安”,最终惊动警方介入调查!



据悉,6年前,一家疑是无牌的保安公司擅自“霸占”该花园区,以提供看守服务为名,向居民收取“保护费”。

居民无法忍受相关被形容为流氓式的服务,便自组居民协会及向地方政府申请合法设立围篱社区。

惟当万事俱备,有关保安公司却死赖不走,除了持续骚扰和恐吓居民,更于本周二(3日)下午4时许,以势压人大闹保安亭,企图阻止新保安公司接棒。

无论如何,逾百名居民闻风而至,一起到保安亭展示团结力量及声援新保安公司;而眼见居民人强马壮,相关保安也不敢乱来。

大闹保安亭引警方调解



不过,吵扰期间,该保安的管理人到场时,无视新保安的管理,直接把轿车驶入住宅区范围内,还差点撞到一名新保安员。此外,对方也把保安亭内的东西通通丢出来,似在宣示主权。

当巡逻警员到场调查时,该管理人还肆无忌惮地继续闹场,扬言要起诉居民,最终获一名警曹调解,对方才于晚上7时许离开;不过,根据该警曹透露,该保安的管理人已恶人先告状,报警声称遭居民恐吓威胁。

居民针对此,把事发经过全程在社交网站直播,引起很多巴生市民的关注。

另一方面,针对居民的投诉,巴生南区警区主任三苏阿马受询时说,警方将先确认是否有居民投报,并会调查此案。

居民指拿钱没履行职责

居民声称,该保安公司疑是有亲属关系的印裔家族所管理,管理人包括一对夫妇与子女,旗下还有不少成员,主要以“保安”之名,向每户居民每个月收取60令吉“看守费”。

居民认为,对方完全就是直接收取“保护费”,因为根本没有履行保安工作,包括当值时睡觉或玩手机,也没有提供和遵守任何保安守则。

“无牌”保安未经居民同意,擅自要收取高达2千余令吉的围篱费用。

无法出示合法执照

该社区居协财政林美薇受询时向媒体说,这个自称保安公司的代表,根本就无法出示内政部所批准的保安执照。

“他们在2013年期间,强行霸占住宅区的保安权,居民碍于威迫只能无奈就范,因为不服从者将受到恐吓威胁。”

“为此,我们于2014年成立居民协会,并计划通过兴建围篱社区,以对抗这个恶势力,当然,期间波折重重,带头居民不断受到对方威胁,因此带头人也经常更换,如此拖延近3年后,我们才于2017年成功建起围篱。”

她说,经过巴生市议会批准所有程序,社区于今年9月1日终于得以落实围篱保安计划,并按市议会条例,必须聘用有内政部执照的保安公司。

“我们按正常程序,也邀请上述保安一起参与竞标,但当居协理事发函给管理人时,后者还愤而拒绝出席。”

居民强调只想有个安心的居住环境,促请警方介入,避免“无牌”保安继续闹事。

每晚来闹事

居协通过招标,成功聘请一家新保安公司执勤,惟上周日(1日)在处理新保安入驻程序期间,“无牌”保安人员却每晚都骑着摩托车或开车到来闹事,妨碍新保安执行任务。

林美薇说,对方还声称花了逾20万令吉在本区保安工作,因此将起诉居协,而且就算不让他们管理前门,也可以协助管理后门或住宅区内部。

“居协在8月期间,前后就此事报警五六次,居民只想有个安心的居住环境,大家要的是和睦共处、平平安安的日子,希望警方介入,不要再让这些人为所欲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