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廉价屋一点也不廉价
苦主申诉4万变11万

莫希丁阿都卡迪(坐者左二)在多名廉价屋苦主陪同下,召开记者提出控诉。

(槟城5日讯)槟城消费人协会在揭发廉价屋一点都不“廉价”后,今日再有苦主登门申诉。

耗费毕生储蓄的苦主罗斯利娜(56岁)原以为可以4万2000令吉,在新港购入等候已久廉价屋,岂料最终被迫消费11万1000购入一套房子、一个停车位及装修配套。



罗斯利娜说,在2016年接获州政府房屋局寄来的献议书(Offer Letter),获得分配价格4万2000令吉的廉价屋。在向发展商询问是否有停车位配套时,对方告知已停止有关配套。

“但在几个星期后,发展商联系了我,并告知可以提供价值3万5000令吉的停车位配套给我,由于需要停车位,因此我接受了这配套。”

她今日在槟消费人协会召开记者会时,如是向媒体控诉。

车位复杂易眩晕

她说,曾要求发展商分配底层的停车位,但对方告知只能购买3楼以上的停车位,因底层停车格是优先让购买“房屋配套”的民众选购。



同时,她也要求对方提供停车场设计图,因本身患有眩晕症,无法使用复杂设计的停车场,对方告知停车场只有单向道,设计并不复杂。

“在我签署房屋买卖合约(S&P)的6个月后,我去看房屋时,当下看到停车场的设计,并告知发展商自己不能买下这停车位,因为设计过于复杂。”

她说,对方要求呈上相关医药报告,并表示会考虑,但2年后的现在,也没有任何的答复。至今也不曾使用该停车位,每次都将汽车停放在路边。

装修又贵又差

罗斯利娜指出,在2017年迁入新屋时,当地承包商向她开出价值3万4000令吉的装修配套,若聘用外来的承包商,就需要附上1000令吉。

由于担心当地承包商对自己不利,她逼于无奈聘用该承包商,但收费如此昂贵的装修配套,却像垃圾活一样。

“身为承包商理应有基本常识,风扇与冷气机安装仅有2吋的距离,叫我如何使用?”

每月管理费要260元

另一名苦主勒慈米(45岁)表示,已是乐龄人士的母亲获得州政府分配位于日落洞价值7万2500令吉的中廉价屋,在向有关发展商询问时,却被告知单位已罄售,但可以16万2000令吉购买一套房、停车位及装修配套。

她说,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屋,不再寄人篱下,于是选择买下有关单位。由于母亲已是退休人士,就以自己名义申请银行贷款。

“当签署房屋买卖合约时,对方并没有给予充裕的时间阅读,一味地让我母亲赶快签完,也拒绝提供费用明细及参观房子,我们根本不知道房子是什么样子。”

她不解一间中廉价屋的管理费,为何每月要价260令吉?没有任何一方给予解释,至今已拒绝付费3个月。

“花2年才见到佳日星”

“我花了2年时间才见到佳日星,每次去他办公室或服务中心时,职员都告诉我他不在!”

须自行与发展商沟通

罗斯利娜表示,在不获发展商协助下,曾找掌管槟州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佳日星办公室及州议员们帮忙,不过却被告知无法协助,须自行与发展商沟通。

她说,最终在几个月前,获得佳日星答应见面,不过却委派一名资深职员接待,当时发展商也在会面现场。

被骂不懂得珍惜

“我是带着多么大的期望过去,以为会有解决的方案,结果那名职员竟然骂我,说我不懂得珍惜,已经给你房子,为什么还要搞那么多事?”

她表示,该名职员提供的解决方案就是聘请律师,否则就把房子卖掉。但每月领着社会保险机构生活费的她,又怎能负担昂贵的律师费?

槟消协:勿让民众被欺压 州政府应助低收入群

槟城消费人协会代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要求,州政府认真协助低收入群体购买房屋,不要让民众被发展商欺压。

他说,在多番向州政府投诉有关廉价屋不“廉价”的个案后,州政府早已知道发展商强迫的手段,并且在2010年回信时承认,类似的投诉过多,已召见发展商和警告他们停止这种做法。

“但发展商却把警告当成耳边风,州政府也向着发展商讲话,指屋主是‘自愿’接受房屋配套。”

他吁请州政府采取措施,协助低收入群体购买房屋,包括限定停车位的最高价格,并必须与房屋价格成比例、接管发展商卖房屋的抽签工作,优先考虑病患及残障人士的需求等。

官员应见证签约

他强调,唯一可以制止欺压和剥削廉价屋和中廉价屋购买者的办法是,确保州政府批准购买廉价屋的人,在房屋局官员见证下,签署房屋买卖合约。

记者询及佳日星对与消协召开记者会一事感到气愤,莫希丁阿都卡迪表示,该会要求的是实行政策和提供可居住的房屋,并不是随意提供简陋的房屋。

“是他们说提供廉价屋的,我们也多次联络他,但是却一直没有获得回复,这并不是我们与佳日星的私人对话,公众有知情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