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客】
斗湖星空 重拾初衷

友人常说,每次看卫星云图,沙巴斗湖区域都没有云层覆盖,貌似观星好去处。去年年中学校假期有幸受邀于巴华中学 Plenty Out There 天文学会一同进行《Sky Safari 9 天文摄影工作坊》,仍第一次体验斗湖星空。承蒙天文学会的厚爱,今年也再次受邀,与天文学会的成员们一同被星空感动。

去年第一次到拿督丘玉荣在丁加友的休闲屋,在二楼阳台就是这个景色。当时用指南针一看,天啊!夏季银河正好在这个方向升起!无奈去年在银河升起时,天气并不理想。感谢老天爷在笔者第二次到访时,赏脸的让我摄下那银河升起的画面。(陈伟伦摄)

《Sky Safari 10 天文摄影工作坊》于今年5月下旬,于一座丁加友的休闲屋进行。在那两个夜晚的活动中,天气还算不错,可惜在天气最好的时刻,下弦月已从东方升起,月光大大影响了拍摄活动的进行。



活动尾声,15位团员纷感不舍、意犹未尽,忆起如何力争父母的同意参与是次活动、舟车劳顿、疲劳挨夜,更少不了与友人畅游那难忘的星空美景,这一切得来不易。笔者也从中再次深深感受到星空能带给我们的心灵疗愈。

沙巴州斗湖县巴华中学的 Plenty Out There 天文学会,在去年之前早已在社交媒体得知其存在,在陈国宗老师的带领下蓬勃发展,如今已是第七个年头。

由于配合年中学校假期,学生们才有机会一大群到这里露宿观测,今年遇到后半夜的下弦月,明亮的月光影响了拍摄。由于天气还不错,在另一边的夏季银河竟然还隐约可见,正好靠近这座“白宫”,所以笔者便赶紧摄下这一幕——“白宫上方的飞流银河”。(陈伟伦摄)
参与此次《Sky Safari 10 天文摄影工作坊》的Plenty Out There 天文学会成员们,在星空下与夏季银河来个合影。能为你们在星空下留影,是我的荣幸。你们都是被祝福的孩子们,老天也欣然打开其星房,让你们欣赏。(陈伟伦摄)

开拓人生与眼界

以笔者在大马推广天文普及的心得,若学校没有老师对天文有一定程度的热忱,是无法坚持带领下去的。经过与陈老师的交流,听他述说带领学生体验天文,以及对天文学会的期许,笔者似乎重拾钟情于星空的初衷,那种已渐渐埋藏在潜意识深处的星空感动。

喜欢星空的孩子是幸福的,还记得某学生感言分享时表示参与学校社团活动都有种种条规需要遵守,很多时都不太愿意遵从,唯天文学会的规矩例外,由心而发愿意跟从与遵守,这就是天文活动难能可贵的地方,哪怕不情愿也感幸福无比。



愿参与Plenty Out There 天文学会活动的学生们能保持对天文的热忱,珍惜往后观星的活动,让宇宙星空带给自己更多的启发,也希望陈老师能坚强及坚持的以天文为名,启发与开拓更多学生的人生与眼界。

这是张周日运动星流迹照片,由于地球自转,我们在地球上看见的仿佛是星空在转动,当相机朝向正北方(或正南方)拍摄,成品就是这样的半圆形星流迹照片。而这张星流迹特别之处,是那半圆的中心点有一颗星,那就是北极星。北极星离开地平线的高度,与观测者所在的纬度有关,丁加友的纬度约北纬5°,颇低的,但由于天气好,连北极星都看得到,难得。当星空中所有的星星都在位置上不断产生变化时,唯有一颗心按兵不动,就像笔者对爱人的心那样,永恒不变。(陈伟伦摄)
参与这次天文摄影工作坊的学生中,有些去年也参与过,而负责拍摄行星的学生都已很有经验,而且拍摄技巧越来越好,可谓熟能生巧。这是他们拍摄并亲自处理出来的木星(左)与土星(右)。(图片来源:沙巴斗湖巴华中学Plenty Out There 天文学会)

图与文·陈伟伦 (物理实验室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