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狂飙后的深层发展/蔡元评

经过3个月街头暴力,香港青年泄了闷。外界看到了激情、看见警察挨打、见证其践踏国徽、挥舞星条旗、在多国刊登广告,呼吁外人助威、和外国领馆人员交头接耳。

纵情腐蚀回不了头



“反送中”,浮现了三个场景:

其一,诉求和场景凌乱。街头出现各种标语,“反送中”反而被形形色色的口号淹没;每个街角的喊声都不一样,没有统一对口的负责人。最荒诞的是国家意识沦丧,公然高举美国旗要求白宫干预。激进派以头盔口罩遮脸,不敢亮相。香港已沦为无规则、自由无限扩大、纵情和纵容腐蚀的城市。

其二,示威人数被无限放大,动则称二、三百万人。争取买点的媒体则依样画葫芦,更乐以显著的版面传送警方执法不当,彰显抗争!

其三,港警以“豆腐方式”自卫,深恐被泼上反人权的脏水。在港人奉为圭臬的西方国家,同样情况,警察必然拔枪制暴。



深层原因财富失衡

香港的确出了问题,根源深层。

其一,“送中”针对的是逃犯,香港已和包括英国的20多个地区签订定协议。“反送中”是个借题发挥的虚招,骨头里是反对中国治港。指一国两制侵蚀人权法治,更是个世纪谎言。根据“国际菲莎研究所”2018年人类自由指数,香港排名全球第3。法治方面,《世界正义工程2019年法治指数》,香港排名16,美国20。司法独立,世界经济论坛2018的报告指出,香港名列13。

其二,驱动港人示威的深层因素是财富失衡。香港经济从轻工业拐向金融和服务业后,变成炒房、炒股的博彩地。金融和服务业是尖端人才的领域,一般人只能当“配件”。在城市狭窄的空间和单元经济夹缝中,香港能提供的就业门路就有限,再加以语言障碍,港青到内地发展,面对强势的大陆青年,已占不到优势。更窒息的是,香港房价高居全球之巅,一栋平均590尺的楼房要价123万美元;新生代面对狭窄的出路、更没钱炒股、蜗居斗室又无望,如何不发飙?

此外,历史机遇养成了港人特殊的“港族”性格。

大富豪和买办性格

表面上看,自由港地位繁荣了香港;本质上,则是垄断香港经济的富豪以及买办性格。香港成为国际大都市始于二战时,由于内地战乱,许多富人逃向香港;而英国人犀利,赋予香港特殊的金融地位,香港就此彻底的繁荣起来。洋人歧视港人,而内地又是落后,港人对内地人也越发歧视起来;洋人对港人越歧视,港人对内地人的优越感就越高涨。

殖民地期间,香港为应付涌入中国的外商,出现了一批特殊的买办阶级。买办外语能力强,一方面为欧美商人与中国商人当通译,也同时为外商与中国政府当桥梁,现代名词叫经中介。买办具有洋行雇员和独立商人的双重身分。作为洋行雇员,可得到外国的庇护,不受中国法律约束;作为商人,又可以代洋行在内地拓展生意,头脑灵活的买办因此致富者颇众。在殖民地时代呼云唤雨的英国汇丰与和怡和集团,后来一一登上全球500大企业的榜单,

香港在富豪和买办领路下衍生一种特殊的“港族”性格。“港族”对大陆有极为复杂的情绪,一方面“恐中”、一方面低视内地人。对长期同伙的洋人则恋恋不舍,视其为大爷。简单说,“港族”急功近利、现实;没有祖国情,不认同中国!

创建深圳超越香港

香港炽热未退时,国务院发表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宣布举全国之力,把成绩显著,和香港一衣带水的深圳再升级开放,创建为高质量、“走在全国前列”、“现代化强国城市”的典范。第一期目标设定2025年,把质和量推进到“全球城市前列”;第二期2035年,建成为中国“现代化强国城市”的典范,以及影响全球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到本世纪中叶,深圳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这套从全球战略大格局切入,将深圳以“先行示范区”定位的一系列策略,是中南海深思熟虑后的重磅,与“反送中”无直接的关系,不过,对失控的香港则是未雨绸缪。香港若稳定,深港同辉;若不,则有接壤的深圳挺进一线。

中南海对泛滥的美国民粹政治深度的警惕,而中国崛起又敲碎了白宫家天下的强烈企图。一山不容二虎,阻拦和分裂中国,成为美国保住龙头地位的核心谋略。切勿以为,特朗普强词夺理是其特性;透视历史,霸凌、颐指气使,老早就是美国对外的一贯作风,区别只在于白宫高官的表面姿态而已。简单说,不论谁主白宫,挤压中国已固化为铁杆定律。美国焦虑了,特别是眼看中南海越来越灵活的全球博弈,相对于自家不断弱化的影响力。自卫、反扑,已成为美国下沉时的膝盖反应。中美转恶已成定局!

“先行示范”是个关键词。 国务院赋予深圳国家示范城市的龙头地位。清晰列出其新使命:高质高量的国际金融服务、外汇管理、法治示范、城市文明;同时驱动战略科技发展,建设深圳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包括5G、网络空间等技术。

“先行示范区”是一项自强自壮长远战略,把国家能量投放到大格局上,驱动中国城市以前卫的姿态前行,以此全面提升国家竞争力。“先行示范区”是抗衡美国未来连环扰攘强盾;至于香港街头骚乱,解放军何须沾其泥淖,港警就位就是了!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