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的选择性评论/陈金阙

这个世界很多专家。更贴切的说法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找到专家的评论来支持其正反两面。也许有人说,真理越辩越明,不过,那要看和你辩论的对象是谁。例如,和种族主义者辩论公民主义,那是无论如何也辩不明白的。同样的,和利益集团辩论它的不利之处,似乎也是对牛弹琴。

笔者在股市投资多年,常常遇到大股东全面收购公司的建议。一般上大股东通常要先得到董事部的祝福,然后公司或收购者发出一份独立顾问分析报告,希望股东做出理智的选择,诸如“选择性资本回退”的建议,甚至在最后还要小股东投票决定是否通过。



这份独立顾问分析报告,是上市公司必须遵循的条规,主要是帮助收到献议的股东做出中肯的建议。问题是,我们小股东常常存有这个疑问:在大股东主导的收购建议里,投资银行顾问的费用由收购一方或公司支付,所谓的独立报告,到底有多“独立”?

公平合理评估要点

报告中有两个评估要点:公平和合理。一般上,公平的评估是建立的公司的估值,比如产业公司多数看其净资产,服务公司多分析其营业额或者盈利等等,到底收购价是否符合这些财政估值的标准。而合理,则是根据公司的股价波动、长期起伏、交易量等等做出是否和市场反应齐步的评估。在处于熊市的时候,产业公司的股价纷纷跌破净资产值,市净率处于很大的折扣。因此,当大股东趁低收购时,投资顾问很难论定为“公平”,但是,他们可以从“合理”的角度来做功夫。大股东的出价即使和净资产有个距离,但如果股票长期下跌,那么,可以取巧的解释为这是一个给小股东离场(另找高明)机会。

相反的,如果大股东只是要取得控制权(超过50%),不想小股东全部接受献购,那么投资顾问也可以觉得“不合理”,呼吁小股东勿接受全购,等待未来更好机会才脱手。这真是左右逢源呀。

专家是谁没人知道



好了。那么,说回莱纳斯。首相大约是感觉到许多人民的不满,企图为自己的决定背书。解释之一是:“专家说莱纳斯没有危险”。虽然我们不是专家,但是我们这些深受上市公司收购所聘请的专家所发表的意见困扰的小股/市民,对专家其实抱着蛮狐疑的想法。奇怪的是,这些专家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至少,要把名字透露出来,且强调他们的独立性(不受政府或莱纳斯所主导),才像话嘛。不然,反对莱纳斯的专家评论也大有人在,为何政府听不进呢?如果彼此(挺莱纳斯和反莱纳斯)皆认为不中立,那么可以找中立的专家如世界卫生组织、澳洲政府的能源专家、环保科学家,等等,携手呈献一份合乎情理的报告。

当然,里面非要有政府选出的专家参与不可的话,我希望由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杨美盈亲自推荐。为什么呢?如果由首相敦马所选,人民觉得未选已先入为主,反方必然不服。而且,首相大小事必躬亲,让负责该事务的部长情何以堪?再者,杨部长先倨后恭,屈服于内阁一体行动,不过言语之中表示无可奈何,私衷不变;不像一些部长在内阁表决以后完全换了立场。由她负责委任专家评估,既谋其职,也应该没有偏袒双方的举动。

首相解释之二是:“这是笔17亿令吉的投资,创造出700个高素质高收入的就业机会”。这和之前的“驱逐莱纳斯,外资不要来”的说法相呼应。我们看看80年代红土坎亚洲稀土的问题。那时也是马哈迪任相的时期,也是号称7亿令吉的投资,也是拍胸口担保一切安全措施都已做好,但是,意外还是发生,当初信誓旦旦的“谁”有能负起后果吗?当惨见破坏已经造成,外资拍拍屁股走人;只会耍嘴皮子的专家,不必负责起任何责任。可怜余下的是走不掉大马当地子民,世世代代遭受辐射遗害,诅咒为了钱牺牲人民和土地的政府以及一干作为帮凶的当朝政治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