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已带来破坏/李兴裕

就在中国银行放任人民币贬值,跌穿7元兑1美元的市场心理水平,写下2008/09年国际金融海啸以来的最低水平后,美国财政部马上标签中国为一个货币操纵国。中国上一次被列为货币操纵国是于1992至1994年期间。

中国放任人民币跌破7元,被广泛视为中国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中美贸易战升级,从9月1日起对中国额外3000亿美元(约1.27兆令吉)商品征收10%关税的报复行动。有关关税已展延至12月生效。



中国政府上述突如其来之举,令区域货币风声鹤唳。投资者如今预计,迅速升级的贸易战将进一步扩大和演变成货币战,即各国竞相让各自的货币贬值,以缓冲贸易战的冲击。

基于全球经济增长低迷不振,而且贸易紧张局势恶化,加剧了全球经济下行风险。

投资者把中国货币政策大转弯,放任人民币贬值来报复美国将贸易关税战升级,显示贸易战加深,已真正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重大风险。

疯抢债券

随着投资者犹如惊弓之鸟,担心中美贸易战会再进一步升级,他们疯狂抢购各国主权债券,将债券殖利率大幅度拉低。



基于长期债券的殖利率远比短期债券便宜(主要区别在于利差),这显示投资者日益担心,全球经济接下来何去何从。

殖利率曲线倒挂,是衡量投资者对经济前景信心的衡量指标,这反映市场担心未来增长前景,以及日益担心经济增长下行风险。

全球央行正竞相降息,以减缓贸易战和货币战的冲击。

此举也被视为通过汇率竞争力取得贸易优势,并刺激出口。

因中国在出口市场上对本区域拥有很大的经济影响力,人民币扮演主导亚洲各国货币的角色,人民币的动向将深深影响区域各国货币,并主导包括令吉在内的区域各国货币走势。

大部分亚洲货币紧随人民币脚步,随着人民币兑美元跌势而同步下跌。

这里聚焦于3大问题:

1.美国政府标签中国为货币操纵国之后,下一步会采取什么行动?

2.人民银行会放任人民币下跌至什么程度?

3.若人民币在一段期间内进一步下跌,区域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

将中国标签为一个货币操纵国后,下一个步骤是根据美国法律,与有关被标签的国家进行谈判。

如果经过一年的谈判后仍无法达致解决方案,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措施,禁止海外私人投资进入中国,并严格监督宏观经济和汇率政策。

人币贬值加剧资金出逃

讽刺的是,美国政府已通过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提前对中国采取惩罚行动,此举并预料将随着货币紧张局势的扩大而升级。

我们看到美元出现自相矛盾的情况。作为全球首要货币,美国要怎么做面对一定的局限。

这是因为当回避风险的投资者担心影响新兴市场的全球风险不断上升时,他们倾向于将资金转移到避险资产,如美国国债或以美元计价的资产类别。这种投资组合的重新调整,将推高美元的需求,并推高其对区域货币的汇价。

至于人民币,其贬值的速度和幅度对于随之而来的经济放缓,对货币以及资本流动的情绪和信心造成的净影响最为重要。

当经济放缓,市场力量倾向于拉低其货币汇率。

然而,人民币的急剧下跌,将导致更多资本出逃中国,引发该国加紧外汇管制的担忧,尽管资本账户受到限制,但中国的国内金融体系仍不稳定。

人民币的急速下滑,也将通过原料进口成本扬升,推高生产成本,影响那些在偿还债务方面面对高美元贷款的国内导向企业。

贸易战及人民币疲软,加剧了全球经济下行的风险,也令亚洲各国货币面对下滑压力。

为了不让全球经济放缓对本国经济产生负面骨牌效应,各国央行都丝毫不敢怠慢,纷纷降息及采取财政刺激措施,以在出口表现低迷之际,刺激国内需求来为经济护航。

这类货币措施减低了借贷成本及挹注更多资金,却往往将压低本国货币币值。

不过,发动货币战将付出很大的代价。全球货币市场的动荡,将扰乱外汇市场相对有序的运作,产生不可预测的连锁反应。

竞贬汇率是以邻为壑

这种情况发生在货币大幅波动时,它将可能会破坏并严重损害企业、经济和工业领域,如果他们毫无准备,并在汇率大幅波动后,发现自己已失去竞争力。

而且,如果出现集体报复行动(通过外汇干预)来人为压低美元价值,它可能会破坏外汇市场由市场力量驱动的市场运作。

随着全球经济与需求放缓,以及长期贸易对抗所带来的全球供应链缓慢下来,以邻为壑的竞争性汇率贬值,并不能保证出口一定会出现净增长。

今年首季,全球贸易量增长下滑至约0.5%,而新兴亚洲国家在这股放缓走势中首当其冲。

国际货币基金(IMF)已下修今年全球贸易增长预估0.9个百分点,至2.5%。不过,它预期,全球贸易增长明年将反弹,并增长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