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选票 怕做对的事/简瑞平

董总一路走来,风风雨雨,非常艰辛,为的是捍卫和发展华教,被冠上种族主义成常态,土著社会多持有这种偏见。政治人物看准这一点,只要向董总开炮,群山回响,效果无比。

这次董总因极力反对爪夷课题拟在华淡小推行,要求撤回,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狠批董总是种族主义机构,巫统及伊党也踩上一脚,附和敦马的言论,敦马的人气在土著社会急升,一个教育问题好像要搞到种族对立,气氛暴戾



期待的公义那么远

不是说新马来西亚开明,公平对待每一个种族吗?董总是遵照宪法行事,从不逾越,却被标签为种族主义,华社感到震惊,原来所期待的公义还是那么远,那么的无奈!

希盟上台年余,经济没有起色,股汇不振,中总指这些日子政热经冷是事实。大家可以看到推行的政策以选票为考量,比如敦马常指一马援助金是养懒人的福利津贴,换政府后要撤销,但又怕此举会失政权,于是改名为生活援助金继续派发,此其一。

希盟知道我国公务员有180万人,退休公务员30万,每年发薪及退休金的行政开销,占财政预算案的80%,未上台常指公务员过于臃肿,上台后不敢开刀,因为怕失去选票,此其二。



这反映一个事实,为了选票不敢做对的事 。

把毒遗下妄顾健康

继续留住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就奇怪了,马来西亚人已过于肥胖,说明温饱不是问题,为什么把毒遗下,妄顾人民的健康?

爪夷课题闹得沸沸扬扬 ,不禁猜疑有其他的政治目的,为何没有预警,突然要推行前朝在2012年通过的方案,在华印裔社会抛下震撼弹,土著团结党释放出的马来色彩能量,绝不逊于巫统和伊党,爪夷课题的争端让敦马的政治地位进一步巩固,两年之约敦马把安华逼入墙角。

对逃犯的处理也很莫名其妙,不久前有多名中国维吾尔族人从泰国偷渡,入境我国被捉获,中国要求谴回,结果如何?

另一位是印度通缉犯扎基尔逃到我国,是回教传教士,涉及洗黑钱等犯罪活动,印度政府要求引渡回国接受法律制裁,敦马表示若接受印度政府的要求,扎基尔的处境危险,所以拒绝了。

中国和印度都是我国棕油的大买家,两国也是印尼的大户,政府对上述事件的处理,你说会影响棕油的订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