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买房 实现不易/南洋社论

上周,国行宣布三项好消息:一,可负担房屋基金10亿,加额10亿,共20亿令吉;二,可购买房价15万,提高至30万令吉;三,贷款者每月家庭总收入从不超过2300令吉,上修至最多4360令吉。

以上调整,9月1日起生效;凡是大马公民或自雇人士,只要在过去一年没有不良贷款记录,皆符合资格申请。



政府是在今年1月杪设立可负担房屋基金,开放申请长达2年,或10亿令吉金额用完为止。不过,截至6月杪,基金只获逾700份申请,296份获批准,94份不过关,其余处理中。

以2年计算,10亿令吉基金在半年内应被申请掉2.5亿令吉,却只消耗3100万令吉,4%不到。

这政策对首购族是有帮助,然而受惠者显然不多,于是,国行作出修整,放宽条件又加额。

国行的良苦用心,不到位也不接地气,治标不治本,是以叫好不叫座。追根究底,人民不是不反应,而是反应不来,符合不了条件,干脆不申请。



国行希望通过调整改善问题,但只要根本问题没能解决,成效必然不彰。

国行2018年第二季度快讯,全国家庭收入的实际中位数是5228令吉,可负担房屋的顶价应该是28万2000令吉。

国行设立可负担房屋基金,允许购买的房屋是30万令吉,半年来发出款额4%不到,乃意料之中。

国行维持隔夜政策利率在3%,而可负担房屋基金的最高年利为3.5%,银行基本上无利可图。

房贷期限最多40年或最高70岁,视何者为低。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任何利率上的变动,对银行或借贷者都会是风险;尤其是4360令吉收入的家庭供30万令吉房贷,长期偿债能力相对来说相当薄弱,不会是一般银行乐于贷款的对象。

约30岁左右能有4360令吉收入的家庭,主要都是城市的人民,要在大城市找到30万令吉的可负担房屋,并不容易。

可负担房屋最常见的衡量方式是,国民中位数收入乘以三。2018年国民月入中位数为5228令吉,得出的可负担房价为18万8208令吉;即便是国行演算的28万2000令吉,都在30万令吉以下。

因此,除非降低房屋价格,居者有其屋将继续是政府与大部分人民的一个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