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放弃金本位
货币反映地缘政治影响力/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货币市场公平交易仅是一种理想。

难以忽视的货币史追踪研究显示,货币具有强烈的地缘政治属性,代表和反映了地缘影响力。

最开始是黄金,这种纵横数千年的贵金属货币是世界唯一的超主权货币,随着世界政治制度的演变,文明社会以及制度的演化,货币逐渐就演变成为了加载了地缘政治的金融符号。



开始是黄金,后来是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

实际到了金本位的时代,表面看货币还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每单位的货币价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黄金(即货币含金量),但实际这仅仅是理论值,世界各国无一不是根据地缘政治的影响力以及威权统治的需要而在其中动手脚,导致了严重的通货危机。

无强权时代出现?

再后来,世界各国干脆放弃了看起来已经不切实际的金本位,先是英镑,后是美元,由此真正开始进入地缘货币的时代——美元时代。

从超主权货币形成的趋势逻辑来看,从“黄金一代”超主权货币开始,基本趋势是朝着地缘货币的方向行进的,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世界的市场公平交易仅是一种理想,市场交易更多的会受到地缘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和冲击而扭曲,真正“超主权”的实现,并非是因为价值,而是因为地缘优势的地位。



英镑曾经强大,那是因为当年“日不落帝国”的存在;美元的强大,是因为战后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

因此从趋势上看,所谓“超主权货币”为地缘货币所取代,就是基本趋势。现代地缘政治实际就是地缘资本主义,空间的背后有强烈的货币动机,而独霸或是控制市场空间的能力,实际就是货币的硬基础。

那么没有强权的时代会否出现呢?比如强权国家败落,世界纷争四起,各自为战,区域结盟的时代会否出现?

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显然是存在的,但在这种条件之下,超主权货币也没有多大存在价值,因为人为制造的妨碍全球交易的“隔离墙”同时将以更加明显的方式存在,超主权货币的价值也会变得相对微小,可能仅仅是在一定区域中存在,犹如始终风雨飘摇的欧元。

超主权货币只是梦

甚至更加悲观的预计是,随着全球化的严重倒退,区域性货币只会在世界性走私(伊朗和朝鲜的商品走私)以及类似影子经济活动中运用,基本失去了超主权货币的意义。

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互联网导致的交易,尤其是虚拟世界的自由交易,是否会演化成为事实上的超主权货币?

数字货币如同筹码

互联网的确导致了一定的自由,其中也包括了自由交易。不过,这种自由交易同样受到地缘政治的强烈影响甚至控制,互联网并非是一片真正的自由天地,它依然在国家控制力的影响之下,无法突破地缘因素的边界。

因此现在互联网上的货币数字化现象,包括区块链以及其他数字货币,无论运用多么广泛,实际都是一种代币,如同赌场中的筹码。

与某些金融界人士想象的正好相反,地缘货币的现实以及趋势无法改变,即使货币数字化形成为真正浪潮,在虚拟空间大行其道,那么也是世界各国推出数字法币,这是地缘货币的一种数字化变形,而不会让互联网上的代码等同于真正的超主权货币。

所以,归结来看,超主权货币只是一种期待中的自由世界梦想,它很难成为世界现实,今后的世界依旧是地缘货币的世界,随着地缘政治世界的风起云涌,它可以被破坏,可以被取代,但地缘货币不会消失。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