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何必忌讳代表华人/章龙炎

之前,我们听到民主行动党有个领党不把自己视为华人。最近,该党的刘镇东自我标榜是“全民领袖”,不是“华人领袖”。两者的言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全民”与“华人”都是形容词,也就是“全民的”与“华人的”。

从这个党声称为“多元种族政党”而言,党领导要与“华人”划清界线,无可厚非。



我以前说过了,行动党从来就没有说它代表华人,但是华人误解了,一厢情愿的把前途押在行动党,还要这个党代表华人社会。华社怎么可以这么忍心要行动党违反其创党原则吗?

需以选民意愿为依归

不过,从民主的角度来看,行动党得到绝大多数华人的支持,按理还是需要捍卫华社权益的。所谓的“公民政治”,政党不就需要以选民的意愿为依归吗?这个党不能因为其支持者大多数是华人选民(是行动党的幸与不幸),为了避开太过种族化的“嫌疑”而忌讳代表华人。

更何况,得到少数马来选民支持土团党,却人少势大,无需避讳它就是土著至上。华人选民其实也有错。这是他们自己要的。土团党早就摆明它是“土著团结”党,并不像行动党表面是多元种族政党,事实却是华基政党,需要靠华人的支持而生存。



所以,行动党要是在来届全国大选,把华人占多数的选区悉数让给非华裔候选人,华裔候选人则全部到非华人选区(至少是混合选区)上阵,那我就姑且相信他们是“全民领袖”——至少,它可证明华裔选民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而不是像现在的“象征式”安排!

我相信,以行动党目前在华社的影响力,是可以把华人“马来西亚化”的。这样一来, 华人就不会不识趣的把行动党的高层华裔,当作是华人领袖。大马华社,就再相信行动党吧,不要动辄以华人角度看问题,不要叫行动党的领袖太沉重。

全民领袖需民众认同

话说回头,要成为“全民领袖”可以是个自我期许,但在民主社会,更加需要民众的认同。就好像在演艺界,要成为超级巨星可不是自己说了算。刘镇东或者其他同族领袖,被这样“认证”了吗?其实,纳吉提出“一个马来西亚”(一开始的时候译为“全民马来西亚”),一众行动党领袖不是提出什么“中道大马”(我看很多行动党的支持者都忘记了有这回事)要与“一个马来西亚”分庭抗礼吗?最后是“一马”占了上风,自我标榜的“全民领袖”的纳吉却黯然下台,更得不到华人的支持。

行动党领袖,我觉得你们应该用“中道领袖”比较适当,至少这一种说法不会让人感到你们对华人的种种要求感到不耐烦试图保持距离,更不需要以在马来西亚虚无缥缈的“公民政治”来继续忽悠华社。

说完了,只要《联邦宪法》有关马来人特别地位条文存在的一天,我国还是个族群社会。在马来西亚,你可以同时是个华人领袖,再尝试当全民领袖,两者并没有冲突——除非你认为华人不是“全民”的组成部分,何必自我设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