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泛滥让人忧/南洋社论

大马毒品泛滥程度极其严重,尽管各大报章几乎每天都可见警方在毒品方面建功的新闻,但实际情况不容乐观。

21日,雪州警方宣布侦破贩毒集团转移视线,把阵地搬到家庭式卡拉OK的诡计,逮捕5名男女归案,同时起获70万令吉各类毒品。然而,真正留意这则新闻的读者,相信为数不多。



理由很简单。毒枭贩毒的手法日新月异、层出不穷,当太多的贩毒新招出现在眼前时,读者对这类新闻已来到见怪不怪,甚至是“麻木不仁”的地步。

虽然如此,国人对毒品泛滥未获得明显改善的事实,一直是忧心忡忡,不敢漠视。毕竟毒品可是罪案的最大源头之一,随时都可能发生在身边的轻型犯罪如攫夺案,几乎都与毒品攀上关系。

去年11月21日,时任武吉阿曼行政总监拿督斯里阿斯利揭露,全国15万1000名警察和警方文职人员当中,就有5%曾涉及毒品问题;大马毒品泛滥的严重性由此可见。

而刚在不久前,警察总长拿督斯里阿都哈密就将大马形容为第二个哥伦比亚,这位警队老大21日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还披露,警方上周起在各州警察总部内展开的“蓝魔行动”,已验出超过100名警员有吸毒行为。



情况令今年5月3日开始出任警队一哥的阿都哈密一个头两个大,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国内毒品继续泛滥,以致必须视维护法纪为天职的警务人员,也成了毒品的奴隶?

毒品可从国外流入大马,在边境把关的执法人员是关键人物,先进的侦查器固然是让毒枭或毒驴无所遁形的必要设备,但政府当局同时必须确保关卡人员时时刻刻严厉执法,更不涉及贪污或非法勾当。

至于警队,其内部是否躲藏着与毒枭连成一线的黑警,也是不得不防的事情。一旦有内鬼潜伏在警队,毒枭和黑警里应外合,一切将变得防不胜防,警方扑灭毒品泛滥的努力非但将事倍功半,还可能陷入寸步难行的困境。

家里有人吸毒,全家人受罪;国家毒品泛滥,举国受累。打击毒品,大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