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相事小践诺事大/杨村镇

候任首相安华即将走马上任?是明天?或明年?抑或遥遥无期?

尽管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提醒公正党基层及希盟成员,此时此刻应以国家为重,全力支持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兑现大选前许下之诺言,以赢取下届大选,但是希盟阵营内,要求马哈迪引退让安华接班的声音,还是此起彼落 。



国事日非,希盟成员陷入多事之秋,危机四伏。有人把大马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原产品价格暴跌及种族宗教课题高涨,归咎于马哈迪刚愎自用,未以民为本,所以希望马哈迪早日引退,由安华接班,大马才会有明天。

话说回来,难道马哈迪引退由安华任相后,疲弱不堪的大马经济就可以复苏?种族宗教课题即可迎刃而解?国家发展就可步入正轨?

希盟击倒国阵,成为改朝换代后的新政府,除了内阁面孔全面更换,国家政策被指换汤不换药,人们不满希盟华而不实。

希盟成员党领袖在大选前许下许多漂亮的诺言,如马上废除南北大道过路费、马上降低汽油价格、承认统考、发出永久地契给新村屋地等,可是一年已过,这些诺言都未见落实。反对党抨击今天的希盟,换了位置也换了脑袋。



负面课题接二连三

希盟领袖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最后却没有结果,说一套做一套。希盟许下诺言未见落实,反之负面课题接二连三,引起民间反弹,包括举国关注的莱纳斯稀土厂营业执照问题,人民要它停却停不了、要关却不关了,内阁反而批准更新该厂的营业执照,使到关丹选民怨声载道。

教育部决定在华、淡小自四年级开始落实爪夷书法,也引起华、印社会与家长怨声四起。还有来自印度传教士扎基尔奈克博士获得大马永久居留证后,传教时口无遮拦,言论中得罪华、印社会,扎基尔这种无视友族感受的谈话,点燃族群不和及宗教仇恨之火,这都是希盟政府的包袱。

希盟内部意见不一,最大原因是希盟有别国阵。国阵里头巫统一党坐大,巫统老大老二几个头头说了就算。不像希盟,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马哈迪虽贵为首相,但在国席数量方面比不上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许多重大课题不是马哈迪说了就是,很多时候还要和友党商量,这就是今天希盟的实况。

往往初时只是政策问题,但经过某些政客挑拨离间及煽风点火,就成为非常敏感的政治课题,正因如此,希盟每个举步都要环顾四周,有时候还面对沉重的阻力。

无论是马哈迪在位,或马哈迪退位把首相职交给安华,如果国内还是拥有这么多只巩固个人政治地位、不理会国家安危,以偏激种族思想及极端宗教教义为斗争路线的人物,大马依然在倒退,而且日子愈久,与先进国的距离也就愈远。

希盟要生存,所有成员须落实大选前那扣人心弦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