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降低投票年龄
需加强青年政治觉醒

获朝野阵营支持下在国会修正法案,赋予18岁公民投票与参选的权利,希盟政府写下我国历史性的一刻(档案照)

(新山22日讯)时光巨轮向前推动,2021年满18岁的公民须成熟、了解民主选举、公民义务与合法权益,摆脱懵懂岁月,因为他们有责任在全国大选时投选心仪候选人或参选。

更多青年有机会踏上商议国家发展的议会阶梯,以前憧憬先进国家、青年领袖置身国会论政的场景,即将在我国化为常态。



国会下议院是于今年7月16日,以211张票三读通过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我国从第15届全国大选起,18岁公民被赋予投票与参选的权利,并落实自动登记为选民的制度。

作为世界最高龄的国家首脑,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即为新生力军“定调”,政府允许18岁投票和参选,因年轻人的政治觉醒已普遍提高,随着国家发展,年轻人的思想和成熟程度更高。

换句话说,年轻公民勿卖萌了,18岁时是官认懂事的公民,他们手中的一票会决定国家的未来。

在他们去适应已经长大的这个现实的同时,记者亦整理州行政议员、学府、社运、青年运动组织领导的看法,综合各造意见,审视政府这项三向并进的年轻化政策。

廖彩彤:课本加入民主投票制
提升中学生公民意识



掌管柔州旅游、妇女发展、家庭与社会事务的行政议员廖彩彤接受本报询问时说,政府降低法定投票年龄至18岁,下来的工作是做好公民教育及加强年轻人的政治觉醒。

她说,政府通过教育部,即日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所言,配合新政策,该部正在修改中四和中五课本,以加入更多与民主、投票制度和投票权利等相关的内容。新的中四和中五课本将分别在明年及后年推出。

她说,这些中学课本内容,将提升中学生的公民意识。

“我支持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以及自动登记为选民的制度,会在2021年全面执行。”

廖彩彤也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副团长,她指该团日后必须更着重在中学生的公民教育上。在东南亚国家当中,我国算是较晚落实18岁投票政策的国家,随着此政策已拍案,各造需要做好教育年轻公民的工作。

朱信杰:落实民主改革较重要

尽管如此,社运分子要求的选举改革,更看重政府落实地方议会选举。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朱信杰认为,降低投票年龄到18岁,不是选举改革里头的主要项目。

“相比之下,例如实践一人一票、票票等值、解决来自印裔族群和东西马原住民许多没有公民权而被剥夺投票权的问题,以及落实地方议会选举就来得更加重要。”

他说,马哈迪政府推动的所谓改革,大多数以讨好选民,争夺选票,博取政治宣传为主要考量。因此,他觉得降低投票年龄到18岁,并非为了真正的改革。

他不反对政府降低投票年龄到18岁,而真正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制度,比起降低投票年龄更加重要。

“我认为,马哈迪政府需要拿出政治决心,提出时间表、告示人民具体的方案,如何落实更加重要的民主改革项目,包括讨论多年的地方议会选举改革等等。”

18岁公民被赋予投票与参选的权利,他们手中的一票,或会在下届大选造就更多的年轻代议士(档案照)

颜丕永:读书年龄参政不妥当
培养年轻人循序渐进

青运柔佛州分会主席颜丕永指出,青年组织希望政府备有相关措施,去和18岁至21岁的公民解说,参与投票对国家的影响,以及让他们更了解政府的运作模式。

他认为,比较妥当的做法,是在青年对选举有足够认识及心态够成熟后,再让他们做决定,这能避免他们沦为政治工具。

“政府的年轻化政策是件好事,惟政府要有诚意与做好教育年轻公民的工作。”

征询意见才落实

他提到,任何政策或遴选人民代议士,除了遵循制度,还需要以民意为基础,他希望政府要和民间组织或公会征询意见,方落实这些涉及人民的政策。

此外,降低投票年龄,也让不少人猜想,日后一些政党或配合策略推出年轻候选人,促成更多的年轻代议士。针对这点,颜丕永认为,我国需要的是有成熟度与懂得思辨的青年领袖,并非愤青。

“培养年轻人有其循序渐进的步骤,18岁后青年还要经历大学求学的阶段,一旦在应该读书的年龄去参政,会影响他们的学业。国家青年培育工作若朝这种趋势发展,并不理想。”

基于此理,他呼吁政府逐一落实年轻化选民政策,先实施降低法定投票年龄至18岁,而“自动成为选民”制度则保留,暂且三思而行。

他认为,这保留调适的空间,18岁公民可选择要不要成为选民。

颜丕永也谈到中央政府修正青年社团法案,将青年定义从40岁降低至30岁,这意味着青年在大学毕业后,即20多岁才开始参与青年组织,没几年他们就超龄了。

“这会导致越来越少人参与青年组织,尤其投入社会服务工作。”

他说,中央政府政策出台后,还要考虑到各州政府,若一些州属不跟随中央政府的脚步,到时相关政策反而让中央政府的颜面,荡然无存。”

陈洺臣:不利国家发展
成熟度不稳定恐被利用

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认为,我国降低法定投票年龄至18岁是一个“大突破”,它属于政治运行的一个结果,对学府管理层方面带来的影响,包括日后将要处理过去没有碰到的新局面,尤其是在学生事务方面。

他说,学生18岁可以在大选时投票予心仪的候选人,他们也可以参选与更加心系政治,相关学生在学校活动中或会加入论政的内容,这些事务需要和校方交涉。

“这些都是日后在学生事务上会面对的问题,校方需要留意趋势,寻求对策做适当的处理。”

他认为,18岁学生或青少年的成熟度并不稳定,属于冲动的一群,他们的人生要累积更多的经验,才能越好做出判断。否则有可能会被政客利用,不利政府及国家发展。

陈洺臣以他年轻时的经历为例,求学时他的性格比较冲动,遇到问题即急寻负责人给交代;如今,他担任母校董事长,懂得学校管理制度与处事之道,方知年轻蛮干的自己,当时很不懂事。

他并非完人,但是经验累积下,却让他更加成熟及更有担当。

“如今我也会面对冲动的学生。在学生事务上出现一些问题时,学生即要找我(董事长)对话,要负责人尽快给交代。惟校务管理上,校长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应该先给校方机会去处理问题。”

此外,他披露,该校不排除于日后会推出有关选举与投票制度等的通识课程,学生不能只是吸取教科书上的知识,也要掌握更多的常识,日后出到社会工作时他们会更有竞争力。

独家报道:王秉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