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取舍看智慧/沈小珍

人在旅途,朋友在面簿问:看到爪夷文了吗?看得懂吗?

我在乌鲁木齐的大街上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回帖道:处处爪夷文,但是看不懂。



跟新疆的朋友聊起来,才知道那是“维语(拉丁维文)。”

拉丁维文(Uyghur Latin Yeziqi)是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辅助性维吾尔语拼写方案,继新维文之后,维吾尔文的第二套广泛使用的拉丁化方案。拉丁维文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特别是海外的维吾尔团体。

爪夷文也采用拉丁字母,乍看是共通的文字符号,但是语言各异,文字符号所承载的文化使命和民族特性截然不同。

出国之前,爪夷文风波愈演愈烈,在政治阴谋论的阴影下,被定位为华小“趣味学习”的爪夷文成了众矢之的,人在海外,正好听听第三者的看法。



拥传承文化习俗空间

在新疆自治区,我们看到了鲜明的民族色彩,汉字的路牌附上维文、蒙古文或西伯文,让旅人一目了然,不是看懂那些文字符号,而是看到各族拥有传承文化习俗的空间。

目前在霍尔果斯中哈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开发综合项目的友人认为,一种语言可以用多种文字符号来表述,文化底蕴深厚的文字符号,足以体现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民族文化的自信。语文的取舍,攸关当权者的智慧,实验性推行之后,政策调整是常见的事,也无可厚非。

他以哈萨克斯坦为例,在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后,曾经实行去阿化和去俄化,将俄语从官方双语中除名,以英语和哈语作为官方语言,后来发现在重要的认证合同协议书中少不了俄语,最后政策U转,重新认可俄语的官方地位。

新疆也曾经实行汉校学维语,唯效果不彰,两年后在长官更迭之际取消计划。

柯尔克孜族青年小贾认为,政教合一是执政者打造和谐社会的手段之一,政治意味浓于教育。在他看来,大马华小学生学习爪夷文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成了“加阿化”。宗教不等于民族,将宗教和民族捆绑在一起,有极端思维的倾向。

不同国情不同际遇,语言文字和宗教都会因客观环境的不同而调整接地气。在宗教就是民族的极端主义者眼中,爪夷文不再是单纯的趣味学习,当华社40多年来力争统考受承认不果,政府却要小学生“认识”爪夷,叫华社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