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镜遇上“地狱之河”

村民怀疑地面龟裂的原因与河水污染不无关系。

(巴生22日讯)沙沙兰码头“黑河”污染近20年,恶臭扑鼻,犹如动物腐尸的气味,近百户村民苦不堪言,讽刺的是,这码头是前往热门旅游区“天空之镜”的出发点,若情况不改善,游客会渐少,恐影响州内的旅游收入。

沙沙兰码头“黑河”作孽20年



由于对“黑河”河水对人体是否有害,视之如“地狱之河”,一些渔民甚至不敢下河到船底取渔网,必须航驶到海上才敢下海取网作业。

村民们曾向政府部门投诉多次,向县议会投诉,也和雪州水供管理机构(LUAS)以及雪州环境局对话,但事件一拖再拖,未能一劳永逸地解决。

该河“漆黑一片”的情况已影响一整代人。

瓜拉雪兰莪县议员林耀明表示,这几年接到无数村民的投诉,尤其是住在河流附近的村民,几乎超过100户沿岸住户,受到黑河恶臭影响。

他说,之前该河流虽然黑色一片,但有时还是会褪回正常的褐色,而且臭味不重,但在近这一年,“黑河”颜色不褪,而且恶臭难忍。



“在这之前也曾邀请媒体报道黑河,新闻上报后,情况稍微改善,但只维持2个月,即恢复原状。”

林耀明希望地方政府解决河流污染问题。

林耀明:疑上游工厂排污导致

林耀明在记者会表示,该河流已看不见任何动物生存在河里,也没有村民敢在此捕鱼或嬉水。

“我怀疑是位于河水上游的双溪毛糯和依约的一些不负责任的工厂,在没经过过滤下,就把工业废水排进河里,导致河水严重污染。”

他曾3次代表村民与雪州水供管理机构(LUAS)以及雪州环境局开会商讨该事,该机构也已抽取河水样本化验,但是往往得不到结论,也获取不到该化验报告,这样一拖就多年。

雪州水供管理机构官员曾在2016年到此抽取河水样本化验。

“我在2个月前已和掌管雪州自然环境、绿色科技及消费人事务的行政议员许来贤对话,我们将会在来临的26日与环境局再次讨论这个污染事件,希望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他说,由于河流污染原因不明,村民都很担忧会因此影响到自身和家人的健康和安全,希望地方政府能一次性解决这问题,让大家无后顾之忧。

作为承载游客到“天空之镜”的码头,黑河状况若不改善,恐游客量会减少。

游客印象大打折扣

林耀明表示,沙沙兰码头是前往热门旅游区“天空之镜”的出发点,如这河流状况不改善,恐怕会减少游客量。

他说,沙沙兰装置艺术公园与美术馆的后方就是该河流,如黑河情况继续恶化,也会让参访者对沙沙兰渔村的印象大打折扣。

“我希望政府能积极地合法化沙沙兰的其他码头,协助当地业者推动旅游业,促进当地的经济。”

该河流位于沙沙兰装置艺术公园与美术馆的后方,恐影响当地旅游业。

河中已无生物 ——居民●王睦招(51岁)

近一年黑河越来越臭,河流黑色的颜色不再褪去,近年河里也发生多次大批死鱼和少量四脚蛇死亡的事件,村民都非常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如果烈日当空,臭味更是呛鼻难忍。

20多年前还可见到河里有大头虾的踪迹,近这10多年已看不到河里有任何生物。

现在没有村民敢下河,就算渔民要从船底下拿取渔网,也会将船只驶入大海才下海将网取出,绝不下黑河。

渔民不敢下“黑河”,深怕健康受危害。

村民不敢下河 ——居民●谢大兴(44岁)

这条河现在只用来承载游客出发到旅游地点,村民没有也不敢在该河里进行任何活动。

我担心黑河会为村民带来不良影响,尤其后代更是要多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