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吵?我们正走向“荷兰”了/南洋社论

我们正走向“荷兰”了,只是大家都没去注意。

我们的政府与民众,继续耗费精力为爪夷字、印度传教士扎基尔博士、萊纳斯稀土厂、土著与非土著权益、安华接棒、男男短片等课题吵翻天。



政府更放下一些选前承诺、不少可轻易解决的事没去办,却在矛盾中让更多的矛盾出现,所谓前瞻治国方略,更不必提了。

可能,我们根本都没去留意到近日,两个邻国双双作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

第一,先说印尼。印尼总统佐科在本16日正式提议把首都从雅加达迁至加里曼丹岛,也就是定都在东马砂沙之旁。

佐科是在印尼独立74周年纪念日前一天,在议会发表国情咨文,“请求大家允许,将我们的首都迁至加里曼丹。”

印尼是东盟大国,迁都是历史大事,开建则是数十年至百年大工程。那么为何印尼要迁都?



一,雅加达现处的情况已“塞爆”,人口超过1000万,首都圈周边人口大约3000万,不只交通拥堵,污染更为严重。

二,雅加达地势低平,洪水易侵袭,因过去过量抽取地下水导致地面沉降加剧。

三,气候暖化造成海平面不断上升,最终雅城将变水乡。这才是印尼迁都的最主要原因。

在佐科宣布迁都2天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有重大宣布,他说,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新加坡在未来100年将投入千亿新币(约3000亿令吉)应付海平面上升以在沿海建防御措施。

他警告,新加坡地势低平,海平面上升对该国威胁最严重。他认为建造海岸线防御措施,其中一个方法可以仿效荷兰采用“圩田”填海造地技術保护海岸。

据了解,新加坡在兴建重要基礎工程方面,已做好应对准备,就如樟宜机场第五搭客航厦,还有“大马旁”的大士海港,都建在高出海平面至少五米之处。

几可确认的是,到了21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幅度或达一米,科学家指出,要是遇到涨潮加大浪等,海平面可能升高四米,若南极洲冰盖加速融化,恶劣情况会更早到来。

位处“新加坡旁”的我们,是否做好了应对准备?还是对此不知不觉?

气候变迁是人类面对的最严峻挑战,大马不少沿海城市,与新加坡雅加达一样同处危机,大水不会只淹新加坡不淹我们,世界最优的治水強国荷兰,应是大马取经对象。

当2个邻国放眼应对百年危机吋,可叹我们却忙着费神四处灭火,内耗不断,水浸眉头也不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