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比痛恨更可怕/许国伟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只有瞎眼、耳聋及哑巴的人,才会说希盟政府与国阵政府毫无差别。

老实说,希盟政府跟国阵政府,是有不同的。但是,这一年多来,却有不少朋友质疑,土著团结党是巫统2.0,民主行动党是马华2.0,就连行动党元老林吉祥都要亲上火线,驳斥支持者认为希盟是走向国阵老路的看法。



为什么人们,包括希盟自己的支持者,都会产生希盟很可能变成国阵2.0的想法?

为了证明希盟及国阵政府的不同,马哈迪列举了几个例子。

他用前朝的贷款了420亿令吉、1MDB案、偷钱、行贿、金钱是王道、打压政治对手、发表愚蠢言论等例子,来论证两个政府的不同。

政策不公 行政偏差



马哈迪用来论证的,是他领导下的希盟政府跟前朝纳吉政府的不同。但是,现在的希盟政府跟前朝国阵时代的敦马政府,是不同还是雷同?这就不好说了。

从一再强调马来民族不努力、落后需要政府援助、其他种族更成功更有钱的论述,再到向东学习、保留土著固打制、强调土著经济议程、重提建弯桥、马新水供、第三国产车、宏愿学校、英文教数理、F1方程式赛车等等。

几让人错觉,这是同一个敦马政府。

尽管如此,希盟政府跟国阵政府,是有不同的。

不同的,不只是希盟政府限制了首相任期两届,首相不能兼任部长职等等,而是希盟的上台,是承载着人们的希望,尤其是对改革的期许。

在5·09大选时投给希盟一票的人们,不只是对痛恨国阵领导层的贪腐滥权,还有纵容极端政客分化族群,种族宗教议题大行其道;政策的不公,行政的偏差,生活的压力,都让人们觉得一定要有所纠正;而一些巫统领袖的霸道,马华国大党等成员党无力制衡,都是让人们铁了心要改变的因素之一。

在多数选民热烈呼声中上台的希盟,不到两年时间突然让人们觉得很老了。人们可以接受希盟兴利除弊需要时间,但人们错愕地发现,这个政府不断U转,甚至是走回老路。

这也难怪有朋友会叹说:“5·09只是换了政权,但没有换政府。”

事实上,希盟政府跟国阵政府还是可以有不同的,关键就在希望与痛恨两字。

就像台湾著名时评员王健壮说的,“人民痛恨一个政客或一个政党,跟人民对一个政客或一个政党绝望,是截然不同。绝望比痛恨更可怕,代表人民对政客或政党已无任何期待。”

承载希望的希盟,应作为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