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霸者无敌”/刘泰安

中国儒家经典著作《孟子·梁惠王上》有此名句:“仁者无敌”,意思是施行仁政的君王,必然赢得民众的拥戴,上下一心,无敌于天下。施行仁政是“因”,天下无敌是“果”。

儒家宗師孔子则说过:“巧言令色,鲜矣仁。”即花言巧语、满脸伪善的人,很少有仁心仁德的。



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绝对不是“仁者无敌”型的政治领导人,因为他从来都欠缺“仁者”品质。

就以最近发生的热门新闻为例。针对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指首相权力过大(如对爪夷课题、遣返印度籍回教极端主义传教士扎基尔博士、延长莱纳斯稀土厂的营运执照、撤销签署国际公约等课题,表现独断独行)、或会影响希望联盟一事,马哈迪反讽“日后发言或做出决定前,先咨询查尔斯的意见”。这是一种“巧言令色”作风。

此外,针对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发表文告,不同意首相指赶走莱纳斯后将会对外来投资造成影响的看法,马哈迪又挪揄说:“下次针对莱纳斯课题发言前,应先咨询刘天球的意见才对。”这也是另一次“巧言令色”动作。

另—方面,马哈迪指控反对在国民型小学教导爪夷书法和发动集体签名反对的董总是“种族主义”,甚至作出交由警方决定是否查禁董总的恫言。他还重提董总当年反对他首度仼相时设立宏愿学校的往事。

江山易改 品性难移



姑不论这些都是否不分青红皂白和歪曲事实的谬论,但看今天希盟执政时代的老马,跟已被推翻的国阵执政时代的老马,根本是“江山易改,品性难移”。大选前哽咽诉说“时日无多,会竭尽所能和朋友们合作,重建国家”的宣传视频,如今看来纯属“剧情所需”。

马哈迪无疑不是“仁者无敌”的信徒,却是“霸者无敌”的佼佼者。

不久前,网路流传一篇马哈迪从政以来与他人斗争的“威水史”贴文:“1968年他斗倒国父东姑阿都拉曼;1978年他斗倒第3任首相胡先翁;1988年他斗倒东姑拉沙里;1998年他斗倒安华;2008年他斗倒第5任首相阿都拉;2018年他斗倒第6任首相纳吉”。马哈迪每10年一次、逢8必斗的战役,在本邦政治史上不仅是空前,也是绝后的纪录。

马哈迪可谓武功出神入化的绝代高手。例如,他用了“吸蛙大法”把巫统的一些国会议员拉拢跳槽到他的土团党,让该党原来只在大选中斩获13个国席,一下子跃升倍增至目前的26个国席。

他又用了“化功大法”引发执政联盟中拥有50个国席的第一大党——人民公正党的内部分裂,即在内阁里重用和一直维护该党老二阿兹敏,却冷待该党老大兼“候任首相”安华(如迄今不重组内阁,委为副手,作好接班准备),似已离间了两人。当前公正党虽未正式分裂,但堂堂最大执政成员党的实力大减,对国内发生诸多重大课题,似无话语权或影响力,可叹可悲。

另挥“九阴白骨爪”,令希盟里拥有42个国席的第二大党、并在大选中赢得95%华裔选票的行动党招架不住。各有违华社民意的包括承认统考文凭、爪夷课题、莱纳斯稀土厂、传教士扎基尔等课题纷出台,使到行动党进退失据:背书不行,辩解无力,大失民心,备受华社千夫所指,“换了位子换脑袋”的批判不绝于耳,下届大选时的选情恐不乐观。

坊间传言,这些“阴招”已重创盟友公正党和行动党,两者政治能量无不在消退。

如果土团党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密谈合作,并让公正党阿兹敏派系择日过档民政党,当一切计划就遂后,只要“高人”用武林中与“如来神掌”齐名的绝世神功“天残脚”,就可一脚把元气大伤的公正党和行动党踢飞,瓦解希望联盟,再以“乾坤大挪移”神功另组一个有利于“传相位”的新联合政府。是耶非耶?有待时间证明。

中国道家经典著作《吕氏春秋·贵公》阐明:“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德之所在,天下归之。……道之所在,天下归之。”

假如不仁不义、无道无德的现代领导者也可以天下无敌,甚至实现“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统治,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社会啊?

自古以来只有“仁者无敌”的美谈,马哈迪会否写下一篇“霸者无敌”的传奇?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