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澳洲都不要稀土废料/罗汉洲

内阁有条件答应延长莱纳斯稀土厂6个月经营期,再次违背对人民许下的承诺。

希盟就是一个这样的政府,视违背诺言为“常态”,真不知道它在下届大选还要推出竞选宣言不?照我看还是免了吧,反正已没有人会相信。



内阁宣布决定后,马上就有人“翻旧账”,指出总共有13名内阁部长曾参与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联署。13名,加上誓言要把稀土废料运出国的杨美盈共14人,已超过内阁成员之半数,应该可以发挥很大的影响力,谁知却“齐解甲”,竟不能让内阁关掉莱纳斯,也不能叫莱纳斯把废料运出国。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说,由于她以前对莱纳斯一知半解才反对,现在知道真相,所以不反对莱纳斯稀土厂。原来有人“变节”,以致关闭稀土厂愿望成空,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到有人“变节”?难道有一人独大,余者碌碌这回事?

有一位部长说,作为阁员,必须遵守内阁决定。那么对人民的许诺就不须遵守?

另一方面,祖莱达部长这句话无疑对反莱纳斯组织倒打一耙。因为这句话除了说她昨非今是,支持稀土厂有理之外,更指反莱纳斯的人尽都是不知道稀土厂真相,所以才会反对,属于盲目反对。这一耙对反稀土的人可够力吧。

约三十年前,自从霹雳红坭山新村附近建了一间稀土厂后,有一些儿童死于白血症、脑膜炎、孕妇流产、村民患皮肤癌,经村民二十多年抗争,稀土厂终于关闭。



换言之,我国人民反稀土提炼厂和贮存废料是有切身的惨痛经验作根据,并非是有如祖莱达部长暗示的出于无知、不理性。

据原子能辐射专家估算,稀土废料的辐射“寿命(半衰期)”长达140亿年,恐怕是地球毁灭了,它还存在。且稀土废料可通过空气和水进入人体,危害人体。

反稀土厂组织和厂方各自搬出科学家和调查报告来支持己方,相持不下,我认为最好的证据还是在澳洲本身,假如稀土废料不会危害人体,那为什么澳洲政府坚决不让它运回去?澳洲的立场是输出稀土矿多多益善,废料丁点不收,杨美盈部长曾打算去澳洲谈这个问题,澳洲马上表示没得谈,绝不回收稀土废料,这就是所谓“一图胜千言”了,稀土废料会不会危害人体,答案已明显不过,澳州分明蓄意以邻为壑,坑我们,还争辩什么?为什么我们不会汲取红坭山新村的惨痛教训?

不听舆论就是不听民意

敦马哈迪医生说内阁是根据专家的意见作决定,那为什么不听原子能辐射专家的意见?再说,如果稀土废料不会危害人民的健康,哪何必建储存槽?假如废料会危害人体,那么把它储存起来就有如把活性炸弹埋藏在人民身边,凡是有为人民以及子孙后代着想的政府都不会做这样的事,不听舆论就是不听民意,把你们推上台的是人民,不是你们的专家。

敦马担心关闭稀土厂,外资不来。

这是没有根据的的担心,我们不是曾关闭了红坭山新村稀土厂么?外资可源源而来呀。何况人民以及子孙万代的健康与安全重于外资,重于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