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周的惊悚/符策勤

周六早,光顾了一家复古的咖啡店。

店里被“翻新”成“复古”,有条有理的把60-70年代的李小龙露点电影海报、脚踏针车、手转刨冰机、大理石餐桌等,当设计的重新排列在小小的老咖啡店里。



谢谢老板的用心创意,情意结的实体故事营销!

女外劳服务员趋前取单,我微笑的向她要了奶茶、海南烤面包。然而,她目无表情的记下。为了避免下错单,我重申明细,她……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意识下,我注视了她,期待她的友善反应。可能会说话的眼睛也释放了“物以类聚”的嘿嘿嘿大眼睛讯号,她赶紧点头,小小声的“thank you”,我也回敬“瞪可有”。

可惜,老板用心的硬体舒展,却被人性的软力瑕疵抒发,付诸流水!

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的本地年轻服务员,看起来也有读书的样,然而也被纵容的不苟言笑似的。



这是企业文化避忌与惊悚,想必老板怎样,工人也怎样吧,态度恶劣。

在大马信贷情报服务私人有限公司中小企业信用评分推介礼上分享。

马股急挫重摔

联想起,上面怎样,下面也怎样,做为外人,来自印度的传教士扎基尔,竟口出狂言,在本国挑起极端种族课题,刺痛了大马多元社会的软肋。

偷听到咖啡店一群“安哥”到五星级酒店的金融界饭局,大家大谈特谈“为何政府不好好做经济呢?”。

每天,五点档的华文电视新闻,针对新鲜热辣的时事做民调,已易见民间的情绪。

忽然一周,今夏不好过,全球投资银行首4月裁3万人,大都发生在欧洲的投银。

中美贸易战,人民币贬值“破七”,美国25年来首次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新加坡次季经济萎缩3.3%,全年经济增长预测值下修0-1%,零增长。

美债息12年来首倒挂警示,全球哀嚎,香港、阿根廷政局添乱,亚股全倒,马股三天两灾,急挫重摔!

马币跌至4.1920,德国次季经济录负增长,加上英美债券倒挂现象,引发资金对环球经济衰退逼进忧虑,投资者避险情绪急飙,资金纷纷停靠日元等,拖累新兴市场货币续贬,令吉兑美元贬至4.1920!

先前几年的泰国和大马的购车、购房热潮导致债务膨胀,亚洲新兴国家家债急增。

那边厢,怕买不够,大马“还”推介第三国产车计划;同时,掀起了此计划到底是由政府还是私人投资的争议。

银行贷款转向中小企

经济放缓,全球大城市商用产业价格大跌,本国房产业也不遑多让,增长指数下滑。

在大马信贷情报服务私人有限公司的中小企业信用评分(CTOS SME Score Card)的推介礼上,作为大会分享讲员,我打趣的说“我很荣幸的犹如泡在装满金钱的浴缸里,因为在我右侧是两大著名的传统银行家,而左侧竟是新时代的P2P网贷营运者,这里充满能量,好幸运!”。

说到钱,台下观众拍掌又大笑!人之常情嘛,谁想看到上面842个字都是市场负面的新闻呀,要命!

但,在我发言之前,银行家却异口同声在描述本国大企业及房地产界已出现单位数的疲弱动力,所以银行界转向多放贷给中小企业,这看来是个好消息。

但是,别小看媒体的报道“气场”,它是有市场起伏根据的。

依我在2008年美国次贷风暴的经验,其实媒体每一波的“普遍全负面”,“综合正负面”到“普遍全正面”报道,它反映了市场的走向。

在2008-2010年的体验,我个人在国际市场出口订单生意与经济概况的连带关系——“则负皆负”;“则综合皆订单稍有起色”;“则正皆正,订单全面回流”的市场惊束照妖镜!

从商者,从今开始,多留意媒体的报道,也多烧点大香,惊悚的世界经济继续的在七月半酝酿着……

从政者,多为民着想,也为人口势微的华商“得经济者,得天下”提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