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殿堂】
一场谢幕秀 失礼多话题

Neglect Adult Patterns最终的一场谢幕秀,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也许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力,但是对一般日本人来说,情况则有些不同。

这一场2019-2020秋冬时装秀原本没什么,不过在终场的谢幕秀出现两个连串场面引起争议。



“B.I.S”组合一位成员边吃意大利面边出场,既符合放下一切可伪装本身物品, 同时也衬合“B.I.S”组合诉求的形象。

场面1:女模手捧意大利面,一边吃一边走到伸展台前,接着各个男模齐步而出。

失礼问题:在日本边走边吃,即使是小食亦属于无礼的行为,一般上只有游客才会有这些举动,日本人是绝不会犯的。除了户外活动,例如户外演唱会、运动会、花季赏会、野餐等,日本人才会有边吃边走的行为。

场面2:模特儿都出场后,品牌创办人兼创意总监渡边淳之介只穿一件短裤、祼着上半身出场谢幕。

失礼问题:日本民族对裸体与性开放程度之大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除了在澡堂(浴场)、温泉、特定神明节日的祼祭之外,其他时候都需衣着整齐与干净。至于在公众场合,即使因天气热在家门外只穿一条短裤也是绝不可能发生的现象,这同样会被视为十分失礼的行为。



衣服可以掩盖身体一切的缺点、强化优点,但褪下身上的一切,全部皆会打回原形。

有目的健身是伪装

渡边淳之介穿会穿着条短裤其实是一般日本男日常穿着的内裤:四角裤。此次,他会身着短裤出现,目的是要强调服装秀的主题“Fake伪物”。

“伪物”的意思是想要传达人类只要穿上不同服装与打扮,就能让个人形象有着不同的改变。

衣服可以掩盖身体一切的缺点、强化优点,不过,褪下身上的一切,全部皆会打回原形。

当然,受邀贵宾也不会介意渡边淳之介的穿着,他们的接受度大。不过对一般人而言,或许会被视为挑战传统礼仪,在这方面渡边淳之介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来面对舆论。

有趣的是,服装秀之前,不太健身的他为了这场谢幕秀而练就的一身好体型,也表达了时装秀的主题——伪装行动。

真人模特儿穿上形象统一,而假人模特儿身上穿的才是新衣,微妙地道出“Fake伪物”主题。

双向交叉宣传

渡边淳之介出生于1984年10月23日,毕业于早稫田大学的政治系,首份工作是另类偶像组合“B.I.S”的宣传推广与歌曲编写,想不到在这之后就和他们脱离不了关系。

“B.I.S”解散后的2014年,他成立了Wack音乐事务所,集合“B.I.S”其中几位成员成立新的“B.I.S”以及之后由“B.I.S”延伸的《Bille Idle》组合。与其他偶像团体不同的是,渡边淳之介以激烈的地下歌曲、反社会、反传统的形式塑造了她们形象。

当时,他结识一些时装设计师与服装从业员,引发他对服装行业的兴趣,后来创设了Neglect Adult Patterns这个服装品牌。

渡边淳之以偶像组合来宣传服装品牌形象与提高知名度,同时成员登上他的秀台展示服装,时装秀也以她们歌曲为背景,双向交叉的相互宣传,就像此次的服装秀,组员穿上印着“IDOL”字眼的T恤,加大宣传力度。

真人与银幕模特儿双秀

这一次,渡边淳再次与T恤品牌TANGTANG合作,以素人模特儿为主,除了“B.I.S”成员,这群模特儿来自不同的行业。同时,整场秀也十分特别,模特儿身着统一相同的服装出场,手上推着假人模特儿身穿的衣饰,才是这次推介的服装与T恤。

而背景超大银幕播放之前预录的服装秀,不同的是那些是专业模特儿,身上所穿的亦是这一次服装秀相同的服装。

最大的不同点是,银幕模特儿身着的是新衣,台下真人模特儿穿上形象统一,并印上本身职位;而假人模特儿身上穿的才是新衣,再一次微妙地道出“Fake伪物”主题。

除了T恤,Neglect Adult Patterns服装以拉链为主,有了拉链就有了新变化,尤其是一些服饰在加上拉链之后,可以变换出不同组合的服装。

参与东京时装周的品牌多,除了服装秀,还有只邀请少数人的服装呈献秀、服装谈商交易秀、新衣静态展示等,参展对象都必需借由服装带出些新鲜的构思或呈献方式,以引起媒体与社交媒体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