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德你不必辞职/梁语枫

8月15号原子能执照局声明,随着内阁的决定,该局已更新大马莱纳斯的营运执照6个月。

随后,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对此形容是大马最羞耻的一天;黄德是“绿色盛会”的领导人。而另一位“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则说:莱纳斯的联合声明漏洞百出,只为了安抚人民对希盟的愤怒与不满。



莱纳斯从2011年在关丹格宾设立稀土矿厂至今8年,经历国阵和希盟政府,在千夫所指之下,其营运执照仍顺利地,一而再,再三的被延长,原因在哪里呢?黄德先生,你若了解情势之后,你就能定出你的斗争策略。

救莱纳斯就是救美国

救莱纳斯,其实就是救美国。中美贸易开战至今,已进入科技大战以至军工大战。在军工方面,每建一艘攻击性潜艇,需4137公斤稀土,F—35隐形战机需417公斤;其他诸如巡航导弹,量子军事技术和所有超音速导弹的制造,均依赖稀土这高科技保全触发器(维生素),偏偏稀土的生产,全球供应链80%掌握在中国手中,当此关头,美国才发现过去十年存储的备用稀土竟然是原始品或半制成品,美国要完全恢复生产要15年的时间,如今全球掌握此生产技术者,只有中国,另有关丹莱纳斯等等。

美国是世界霸权,今天有求于我,我怀璧其罪,不能搞对抗。当年伊拉克的萨达姆就是与美国对抗才落到被推翻的下场。明乎此,即使谁接棒,稀土莱纳斯厂也不易关闭。



黄德先生,在这课题上,你不需要辞职,反而要以国会议员的身分发出强声,发挥更大的制衡作用,因为一旦中国完全禁止稀土出口,关丹的莱纳斯只会加大生产;往后千万吨的生产固体废料如何处置,这些问题还需你长期监察。

另外,关丹格宾莱纳斯工厂方圆50平方公里内,整个生态链是否会出现祸害?那更需要有国会议员的身分去进行斗争。例如:陈文德先生就提出,格宾厂的员工一旦受到辐射疾病伤害,其冗长的医疗福利谁提供?

黄德先生,反稀土的斗争是长期的,你作为环保斗士,更深明此理,我国一些江河被污染,海滩被塑料废品攻陷,洋垃圾还源源不绝登陆我国,作为“绿色盛会”的领导人,不可能在每个战役上获胜,只要你坚持绿色运动,人民会支持你,历史会赞美你,你要赢的,是正义的呼唤,是人生的盖棺论定。

祝福你,黄德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