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子庄:丹海南会馆盼不贷款
建新会所胥视筹款进度

主桌嘉宾相见欢,左起符兹菡、魏启光、林日经、符绩钊、符国泯、伍尚铭、邢福川、邢福盛、何子庄、林光生、黄保俊、韩实光、沙迪、叶翃瑚、莫壮康及邢桂芳。

(哥打峇鲁18日讯)吉兰丹海南会馆会长何子庄指出,该馆新会所工程可能要等2至3年后才能展开,一切胥视筹获款项而定。

他说,该会希望能在不向银行贷款的情况下兴建新会所,有鉴于此,该会必须积极筹募兴建新会所基金。



何子庄指出,该会在前任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协助下,早年顺利在默保路购置一片8000平方尺的土地。有关地段的陈旧木屋经已拆除,在过渡时期,该会将出租空地,以增加会馆收入。

他是在该会庆祝第114周年纪念联欢晚宴上,致词时这么表示。他说,该会计划在上述地段兴建三幢四至五层楼的商业楼,地基会以五层楼作为标准。初步构思,是将其中一层楼作为办公室或礼堂,其余楼层出租给人。

“四层楼的建筑费预计为200万令吉,我们了解到目前经济放缓,今年的周年会庆只着重于筹募活动基金,明年会庆则会筹募建会所基金。”

另方面,他指出,政府通过修宪赋予18岁的大马人投票与参选的权利后,这个改变表面上看起来是增加了一些选民,但实质上,可能颠覆的影响深远。

他说,18岁的青年心智不成熟,如果政府无法通过教育改革方案,加强青年明辨是非的能力,与降低投票年龄相辅相成,恐怕我国可能面对更激进、非理性和没有建设性的社会冲击。



“除非在学生求学时期就灌输学生公民及政治意识,让他们了解政治,主动接触政治。否则,青年很容易受到政客、互联网或社交媒体的误导影响,以情绪投票。”

此外,他说,青年及体育部在国会提呈《2019年青年社团及发展(修正)法案》,将青年的定义从40岁调至30岁引起国内多个青年组织反弹。尽管向社团注册局注册,隶属母会的华团青年团并没受到影响,但是还是反对将青年定义降至30岁。

“众所皆知,20至30岁的青年,部分是大学生,部分才踏入社会工作不久,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参与青年、华团或社团组织。不难发现,州内许多华团组织都面对青黄不接问题,包括青运组织,也有半数以上会员是超过30岁。

他说,青体部行动仓促,没有软着陆措施,没有具体的落实方案和规划,明显是在没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提呈国会,导致很多的青年组织还被蒙在鼓里。仓促修订只会导致国内青年组织受重创。

沙迪(右四)代表吉兰丹州政府移交支票予何子庄(左三起)及符兹菡,左起总务陈少晶及财政符世平;右起谢铨来、刘清泉及林光生。

黄保俊吁华教团体合力捍卫

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拿督黄保俊呼吁任何跟华教有关的团体,必须团结一致,誓必捍卫华教!

他说,华社对首相敦马哈迪在最近的爪夷文课题上,把董总标签为“种族主义”的一番谈话感到失望,但不管怎么说,捍卫母语教育是宪法赋予各族的权力,不容退缩。

他说,华文教育在这片国土上能有今时今日的发展,靠的是一班华教斗士对捍卫华教的不舍不弃。

另外,他说,印度籍回教传教士扎基尔发表的一番“客人论”,在国内挑拨种族的情绪,政府应该正视,进行调查,并采取该有的行动。

他也呼吁各族国人,无论如何,我们是这片国土的主人,我们应该抬起头来,做马来西亚人。

鸣锣嘉宾接领纪念品,左起龙艳丽、邢桂芳、邢福盛、符兹菡、沙迪、何子庄、张昌喜代表陈友发及符庭诰。


邢福盛:乡会照顾会员福利

马来西亚海南联会副总会长邢福盛说,乡会组织对内要照顾会员同乡的福利,所谓同乡福利不只是会员本身,也同时包括会员的下一代。所以,乡会的历史渊源流长,乡会的工作无尽无终,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继承与发扬光大。

他说,我们之所以经常强调前人的丰功伟绩,因为只有清楚了解过去的历史,我们以及我们的下一代,才能在他们的伟大牺牲和献身精神的感召,惕励奋发,自强不息,把乡会的工作更进一步的搞好。

出席嘉宾有哥打峇鲁市议员林光生、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阿尼占特别助理沙迪、吉兰丹中华总商会会长叶翃瑚、高乌仁丹海南会馆会长符国泯、登嘉楼海南会馆会长邢福川及关丹海南会馆主席伍尚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