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修党纲 总统不兼党主席/一愚

国民党7月底召开的全国党代表大会,重点是推介总统、立委候选人,为选战助威。

然而,党代表出席率未达七成,5位执政的县市长未出席,出席者热情不如去年;而且郭台铭缺席,王金平又提前离席,以致现场气氛诡谲,未能营造团结一致的气势。



全代会另一个重点是修改党纲,顺利删除“总统兼任党主席”这一条。换句话说,无论2020年韩国瑜是否赢得总统选举,吴敦义将会稳座党主席宝座,并可望任满至2021年。

台湾民主化之后,几经波折,国民党党主席改为党员直选;不过,一旦党员成为总统,便直接担任党主席。这个由马英九主导修正的条文,其实不够周延。网民在2016年初曾开玩笑,蔡英文若当时申请加入国民党,而且国民党接受她入党,那么,蔡英文便是国民党新任党主席。

马英九身为哈佛大学法学博士,为何订出明显有所疏漏的党纲,外人不得而知。

以现状来看,国民党党主席可主导不分区立委名单,尽管名单理应尊重总统参选人,然而,主导和尊重,毕竟是两回事。



因人设事

台湾所谓的不分区立委为政党比例代表制。简单说,每位选民有一张政党票,可投给你属意的政党;开票后,依得票比例分配各政党的立委名额。目前一共为34席,国民党本届获得11席。若能名列不分区安全名单,候选人无须经过激烈选战,就能取得立委席次,所以向来是各派系激烈争夺的肥缺。

国民党过往最为人诟病的之一便是没有制度,因人设事。现今如此处理党纲,又是另一实证。倘若韩国瑜担任总统,想要自己兼任党主席,或期待亲信掌握党机器,只要再次修改党纲,或发动党代表要求撤换吴敦义,便能让吴敦义不得不从党主席宝座走下来,因为国民党向来是谁掌权谁说了算。

吴敦义机关算尽,奋力保住的党主席,其实未必稳固。

民进党党纲则是“总统得兼任党主席”,较有弹性,让总统自己决定是否兼任党主席,比国民党合理一些。民进党向来党内规则清楚明白,照章办事,党内纷争往往是明争而较少暗斗;相对较少因人设事,权贵密室协商的情况,所以比较容易团结。

应推动宪政改革

总统是否兼任党主席,在民主化之后的台湾,一直是困扰两大党的难题。总统兼任党主席,等于宣誓以党领政,难免引人非议,而且大权独揽于总统一身,不符合民主政治分权问责的原则。不过,总统未兼任党主席,一来党内有两个太阳,有时让人无所适从,又有总统难以指挥党内同志的疑虑。

从陈水扁、马英九到蔡英文,兼任或不兼任党主席,都曾是这几位总统的困扰。或许唯有推动宪政改革,让总统、行政院长的职权明确划分,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