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英雄 一迟暮一强悍/陈俊安

爪夷风波中,民主行动党老将林吉祥出来为党辩护,指已争取到教育部把“三要”改成“三不”,即不强制、不考试、不学习。从必修课变成选修课。

他还出示证据,指现有的华小五年级国文课本,其实爪夷的缺口(前朝的错)早已被打开,辩称该党被指责“打开华小变质的缺口”是不公平的——问题是,既然“缺口”已被打开,你就任凭“缺口”扩大吗?还是努力想办法堵住缺口?



林吉祥还大谈“我国是多元种族国家,存有中国、印度、回教和西方文明。若以上述几种文明的优点建立起新马来西亚,我们才能出人头地。”话说得铿锵有力,但走出隔阂,要融合,难道不是双向的么?难道只有华族必须学习“别族文化”?

融合须双向

无疑的,林吉祥在行动党里,与过世的(日落洞之虎)加巴星一样,是反对党内战斗力超强的战将!曾经在5任首相(敦拉萨、胡先翁、马哈迪、阿都拉、纳吉)任内担任反对党议员或国会反对党领袖;他在内安法下两次坐牢,1969年坐了18个月,1987年“茅草行动”坐了17个月;他被誉为“民主改革之父”,举凡重大的政治事件,像天后宫华小高职事件、净选盟、红泥山稀土污染事件、反内安法、支持烈火莫熄,以及揭露政府贪腐事件,几乎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然而,英雄毕竟会迟暮。如今的林伯伯,强悍不再、辩护无力,甚至糊涂至此,还大谈什么“行动党没有背叛华人,也没放弃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宗旨,即团结、自由、公正、卓越与廉正。”——华小问题迫在眉睫,还奢谈其他什么?



对比两个英雄,马哈迪虽迟暮,行事仍然强悍,捉纳吉、放行莱纳斯、撕罗马规约、拒承认统考、维护极端教长、斥董总种族主义。他把大马来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林伯伯呢?只得个“英雄迟暮,糊涂狗熊”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