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民主真的那么好?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每年都会公布“民主指数”,对世界各国实行民主政治的程度进行评估。在2018年的民主指数榜单上,菲律宾排名第51、马来西亚排名第59、新加坡排名第69。

大马人只要和邻国比较,就会发觉民主国家不一定好,不民主的国家不一定坏。新加坡被国际社会视为威权国家,人民未能享有充分的民主。但它是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政府廉洁,治安良好。菲律宾尽管多次实现政党轮替,但贫富分化,政治黑暗。



比较民主程度,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比较人民实际生活,恐怕多数大马人会觉得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既然如此,民主真的那么好,那么有用吗?

如果你对民主有这样的怀疑,恭喜你,因为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首相丘吉尔和你所见略同。他曾幽默的说:若不考虑其他出现过的任何政治制度,民主确实是最坏的。换句话说:民主不好吗?可你还能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吗?

政权更替风险比较低

在君主专制的国家,一位明君使人民安居乐业,一位暴君会带来生灵涂炭。因着人与生俱来的罪性,就如自私、贪婪、说谎等,历史上暴君的数量远超过明君也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在民主制度下,公民可以直接或间接的行使国家权力,正所谓“主权在民”。相比之下,民主能够尊重、体现多数人的意愿,使得政权更替的风险远远小于专制国家。

但是,如果民主只是“多数人决定,少数人服从”那么简单,那其实很恐怖。独裁者会犯罪,平民百姓就不会吗?人民的眼睛不一定雪亮,真理也不一定掌握在人民的手中。恰恰相反,人民倒是最容易被煽动的。在《圣经》的〈士师记〉里,记载一个以色列人来到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之一——便雅悯的一座城借宿,孰料当地的居民闻讯赶来要强奸他。那人将妻子交出,后者被众人强奸致死。以色列人因此聚集,要求便雅悯支派交出凶手。便雅悯拒绝,内战因此爆发。



以色列人因着群情激愤的民意向便雅悯人开战,便雅悯人执意保护自己人而团结应战。双方都伤亡惨重,战败的便雅悯一方几乎被灭族。以色列人滥杀无辜,便雅悯人包庇恶人。双方的决定都是“民主”的,也都是错误的。〈士师记〉的结尾多次提到——“在那些日子,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都行自己看为对的事。”

以色列人错在“没有王”——上帝是他们的王,但以色列人不愿顺服祂,只愿做自己以为正确的事情。自以为是、无法无天的民主,可能会比有法可依的独裁更可怕。古希腊的雅典人用民主的方式,处死了无辜的智者苏格拉底;1930年代的德国人通过选举,将希特勒推上宝座;大马政客当中,也不乏一些操弄民粹之徒,煽动人民以谋取权力。民主不应成为作恶的工具,再多的选票也不能变邪恶为公义。

试想有一国的政客用金钱诱惑选民,一手交选票,一手领钞票。又有政客慷慨许下承诺,声称自己上台后,什么都免费,人人有福利。只要他掌权,大家尽可以不劳而获、衣食无忧。还有政客跟选民拉关系说:看!咱们都是同一族,说同一种母语,有同一种文化,同一种宗教。看我的对手,他和咱们不是同一族、同一文化、同一宗教的。你们要选自己人,自己人才会帮助自己人嘛!在这等民主国家,选举成为选民和政客之间的交易,我给你权力,你给我权利,个人都行对自己有利的事。

这民主岂不少了什么?公义、公正、公平在哪里?不在乎!道德败坏?不重要!贪污滥权?不要紧!“他是个混蛋,但他是我们的混蛋。”只要他能让我赚到钱,只要他做的坏事于我有利,就可以昧着良心把票投给他人。人心坏,一切的制度迟早都会变坏,民主也不例外。古希腊最终衰亡,古罗马走向独裁,血腥的法国大革命,直到今天濒临崩溃的委内瑞拉,日光之下没有新事——这些失败的民主国家都是“没有王,各人都行自己看为对的事。”

敬畏上帝 听从耶稣教导

在民主国家中,选民较多看重自己的权利,较少思考自己应尽的责任,圣经的教导却不是这样。例如,上帝既颁下律法,保护以色列人的私有财产,同时也命令他们照顾穷人、孤儿、寡妇的需要。上帝要他的儿女“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弥迦书〉6章)。人民若看重自己的责任,又怎会选出不负责任的领袖?人民若立志行公义,选出来的领袖又怎敢违背民意呢?人民若敬畏上帝、远离恶事,谁又能煽动他们呢?

同样,领袖若敬畏上帝,就会听从耶稣基督的教导:“各国都有君王统治他们,他们的掌权者称为恩主,但你们却不要这样;你们中间最大的,应当像最小的;作首领的,应当像服事人的。”(〈路加福音〉22章)不为发财从政,不为权力从政,不为荣耀自己从政。从政是立志要作仆人,服务人民。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17章)在敬畏上帝的国民中,民主的优势就体现出来。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近年来每况愈下: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大选、欧洲极右翼政党崛起。乱象背后的根源,在于基督教对西方的影响不如以前了。

欧洲人和美国人没有(让上帝作)王,个人都行自己看为对的事。耶稣说祂的门徒是世上的盐,这盐能阻止人心的败坏,也能阻止民主的败坏。因为受基督教影响的国家,有上帝作王,个人都行上帝眼中看为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