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基尔从棋子渐变下棋人/南洋社论

希望联盟执政一年,可惜争纷不断,甚至让支持者感到“新马来西亚”的政治承诺,渐行渐远,期待落空,不在话下。

去年5·09大选,马来票源三分天下(希盟、国阵/巫统、伊斯兰党),而4党结义的希盟,获得非土著强大支持,打下大好江山,但死穴却是,只取得不到三成的马来票。



国阵败走麦城第二天,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是第一位揭穿希盟“票源危机”的政治人物。此君好读《孙子兵法》,解剖战情,自有其独到之处。

摆在眼前的问题是,若巫伊在下届大选政治联手,希盟会否断送江山?事买上,巫伊已在多场补选,展开“连船战略”试验,果然剑剑刺向希盟死穴。

希盟是否会坐以待毙?当然不会。这就如政治人物谁不爱江山?当然,马哈迪医生会更爱。

在政治上,存亡之战是非常残酷的,前正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今日的下场,已道明什么为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希盟肯定会在未来4年内,通过执政中央的资源与优势,争取更多的马来票以化解巫伊攻势。

鹬蚌相争,结果让充满争议的传教士扎基尔奈克博士得利。

是的,沉默多时的扎基尔就是看准政治恶斗这一点,才选择在此时出手,甚至主动站出来成了希盟与巫伊双造所要争取的政治棋子。

扎基尔对回教世界有其独特影响力,追随者极多,但印度却指责他涉及挑衅宗教情绪、支持恐怖活动和洗黑钱,褫夺公民身分和通缉。

国阵政府多年前已留客,发了永久居留证给扎基尔,但一上台就公告天下“法治”治国的希盟,看来也不敢对他轻举妄动。

扎基尔已摸清双边的底子。马哈迪说遣返他如“送终”,伊党则表明百万党员挺这个通缉犯,不是说明了情况吗?

扎基尔已不断扩大他在本地的影响力,他绝不会是希盟或巫伊的“好棋”,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