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TVB也夺不回话语权/浑水

“不合作运动”无日无夜,我的个人专页变成树洞,每日几十人私讯找人吐苦水,最近甚至有人开始问能否用真钱组织财团把无线电视台(TVB)敌意收购回来,重夺新闻话语权,以免假资讯和偏颇内容帮“废人”洗脑。

不只我的树洞,网上世界也有零星声音想搞这回事。



参考林郑的讲法:“You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 which so many people had help to build”请大家冷静,不要这样做,这是行不通的,有多余钱不如买物质或买赎罪券支持其他媒体吧!(编按:媒体直译为‘对社会没建设的人’,林郑后反驳是指那些认为自己与香港社会无关的人在造成破坏。)

你们这样做,陈国强先生和黎瑞刚先生(TVB正副主席)只会开红酒,慢慢数钱,多谢一班热血之士认购股票。

无集体诉讼体制

股票世界的确有“股东维权”这回事,不过这要看法制能否配合。香港先天不足,很难做到非常成功的股东维权,敌意收购都不容易。

香港没有集体诉讼机制,就算你有股份有“stake”,能做到的事也有限。



股东维权分子可以逼公司改组,搞特别股东大会提出议案、罢免小量董事等、逼公司派派息,但要重夺董事局话语权或控制公司等,在香港则不易做到。

香港比较出名的行动主义分子是大卫韦伯(David Webb),不过他不是用真钱把公司买回来后企业业务重组,多是制造舆论,把一间间公司的关系像蜘蛛网般串连公开,提案给董事部再拉人投票。

“烂船尚有三斤钉”,要完整收购TVB,没十数亿成不了事。就算你在市场扫货,又能买得了多少。你一买,T+2就数到你仓,如果有一流的操盘手望实,甚至T+0已经知道有人搞鬼。

货是越买越干,现价只会越买越贵,收购只会越来越高。

占有董事局的人,很容易就找到反击方法,这些东西大学也会学得到,谷歌也有,例如毒丸、黄金降落伞等,全都是轻易可以化解危机的方法。找些友好认购配股股份、批购股权又得,方案多的是。

媒体没有大台

何况TVB已是明日黄花,连家父这类浅蓝都学懂玩连登(香港讨论区),网上社交平台如雨后春笋,只有权贵老人才不知民情。抗争运动没有大台,媒体一样,都没有大台。

TVB自从中了覃辉的伏,输了上亿的钱后,已经大不如前,股价也跌到低位。如果大家热血冲头,无故走去买人的股票,帮人撑起屋顶,陈先生黎先生真是笑出声来啰!

热血归热血,请不要犯傻做傻事。

来源:《苹果日报》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