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人胡者应先自刮/利亮时教授

日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就董总坚决反对国民型小学纳入爪夷书法而发动集体签名,直指董总此举具有种族主义之嫌。

首相是我国的行政最高长官,国家尚有很多事情等待首相裁决,为何就国民型小学教导爪夷书法这等事作出如此大反应?



此外,首相还旧事重提,把昔日宏愿学校的问题也提了出来。我们不仅要问,有此必要吗?首相应相当清楚为何当年董总会反对宏愿学校,这是华人社会与当时的国阵政府缺乏互信的基础,而当时国阵政府真的只是单纯为族群团结而创办宏愿学校?首相应该比我们一般老百姓清楚事情的原委。

为相二十多年,首相清楚知道国内所有问题的症结点,从拉萨报告书开始,华人社会一直在族群教育上面对重重阻力,而从联盟到国阵政府,许多教育课题造成华人社会的不安。从华小师资长期不足、华小经费的捉襟见肘、优秀生升大学面对重重难关等,这是长期困扰华社的问题。身为政府领导明知道问题之所在,却没有积极处理,这是否代表昔日旧政府具有族群主义?抑或此举是在为马来西亚的未来奋战,而无法顾及华人问题?笔者相信大家心里有数。

首相已是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应该当一位全民首相,在有限的岁月里为这个国家奋战,让其脱离族群主义的束缚。能够活到90岁是上苍的恩赐,理应对世俗之事有更深的领悟。

领袖受制于族群主义



遗憾的是,我国多位领导人往往受制于族群主义,他们应该学习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穷其一生把国家推向发展国家行列,而不是一直都在政治算计,不断进行政治口水战,尤其是最高行政长官应该维持行政的高度,并且认真了解人民的需要。

二十多年前,台湾有一个广告台词:“刮人家胡子前,应把自己的胡子刮干净”。马来西亚为何有族群主义呢?这是人为造成?还是自然产生?正如前述,从拉萨教育报告书、拉曼达立报告书、513事件、1980年代茅草行动等等,许多政策决定是否深受族群主义的影响?当最高行政长官和最大族群缺乏高度和容人之量,反而指责少数族群,这是否如上述广告台词一般呢?

国家能够往前,靠的是各族群的团结和努力,如果内部不断操弄彼此的矛盾,国家只会走向江河日下的死胡同,期盼宰相肚里能撑船,好好把国家导向正轨。

(作者为台湾高雄师大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