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感谢(极限篇)

摄影:K C

你向我募款,说下个月要为孤儿院举办一场活动。

捐了100元,你连一声谢谢也没有,拿了钱便走。



我追了过去,好歹你得要礼貌点才行。

你说:“现在给你机会积德,你应该要感谢我才对,怎么可以反过来要我向你道谢?”

迟疑一阵,思考此话的含义:难道我是为了这点付出而要获得肯定吗?

我让你走,留不住彼此的真诚也就不用互相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