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痛苦与荣耀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讲述一位导演回顾自己的人生,与自己的经历和苦痛作一次告白及和解的故事。

大半生的故事及所有的回忆,曾经的伤痛,己逝的欢乐,皆化为最忠诚的文字和自白,在嵗月流逝的昏黄里的某一个段落,在生命随时遭遇无常终结之前,以被情感和伤痛几番折腾过的身躯,用最真挚及依然沉重的音声,在人生的舞台上,向世人及苍穹告白,句句发自内心的真实,完成一场毫无隐瞒的告解。



生命中展现一出一出的戏,看似我们都是戏子,随因缘之塑造而扮演不同的角色。所有的角色和身分的扮演都无法碰触生命的真实与核心;所有的爱怨情仇,悲欢离合都在促使我们回归自已及生命之本源,去展现内心本具的豁达与自在。

认清人生是梦幻的戏码

如果人生的戏台是泥沼,充斥不断的苦难哀愁,我们可以暂且选择逃避,也可以选择深陷其中,任由生命败死。可是在最终,也许我们还是没有选择,只有坦然面对,认清一切只不过是梦幻般的戏码,都将有戏终人散,终止扮演和脱下戏服的时候。

在生命当中,所有的戏码也只不过是生命原有的空白净透和富有一切可能性的展演,如同剧院舞台上的白色屏幕,始终空白净透,也不会留有一丝剧情的痕迹……

我们竟然以为自己真正的身分是戏子,往往无法自拔和抽离,深陷角色的扮演和一幕又一幕的悲情伤痛之中,忘了我们原来的面目其实是那不污不净的白色屏幕!



人生一路走来,走了很长很远的路,扮演过无数的角色,很努力的加强自已的演技,演的再怎么淋漓尽致,而最终的荣耀只归于那个认清自己原来的面目的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