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修选教分不清/罗汉洲

爪夷书法课题纷纷攘攘了十多天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终于出场了,他宣布华淡小四年级的爪夷书法课照原定计划落实,只是页数减至3页,不考试,由教师决定要不要教,也由教师决定怎么样教法。

于是有人说教长已为华社解除忧虑,把爪夷书法课列为选修科。但且慢,请深入思量,教长可能在无意之中已为华教埋下祸根。因为由教师而不是由校长或家长决定要不要教爪夷书法,意味着华淡小爪夷书法课不是选修科,而是教师的选教科,如果教师决定要教,学生就必须读,没得好“选”,这哪里是选修科?且教师已得到教育部长授权,他们要怎么样教都可以,这点更令人担心,到时别说校长和家长,即连教育部副部长也无权干涉。



华小国语教师数以千计,谁能确保他们都不向学生“介绍”爪夷文?我们千万别一厢情愿往好的那方面想,以为教师肯定不教爪夷文。

教长应明确交代

还有就是,五六年级的爪夷课又怎么样呢?教长没有提到,是不是按原定计划推行,属于必修必考科,华社能不担心么?教育部长应给一个明确的交代。

另一方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说仇视爪夷文者就是回教敌人;马来学者阿兹里拉曼说,Khat是推广可兰经的回教书法,证明爪夷文与回教有血肉相连的关系,那些说爪夷文与宗教无关的人在说瞎话。

实际上,华人反对在华小教导爪夷书法,并非是害怕学了爪夷书法就会变成回教徒,更不是不要“更像马来西亚人”,而是华小生须读三种语文,压力很大,功课又多,所以不能再增加华小生的负担。何况吸取了华文中学改制,以及全津贴学校承诺的落空,加上前朝政府答应每年给拉曼大学3000万至6000万的拨款也给砍剩550万,华教所遭遇的尽多言而无信,所以华社有理由担心爪夷文课是华小的达摩克里斯头上之剑,最终令华小变质,名存实亡。



所以可以说,华淡小的爪夷文课题仍未解决,除非撤除有关课文。

财长林冠英说,内阁的决策不能让每个人都满意。这话没道理,所谓满意或不满意,须以当事人的感受为准,比如屋主很满意工匠对他房子的装修工作,我们旁人就无权表示不满意。此次问题既纯属华淡小的事,当然一切以华印人满不满意为准,别人没有满不满意的权利。

至于潘俭伟,如果他了解华教在独立后所受到的种种委屈,他就应该不会说华人的反应敏感到好像天塌下来,如果他了解历届政府对华教的言而无信,他应该不会说我们的反应不理性,难道他潘先生才是有理性的“智者”?

最后,请问最资深国会议员林吉祥老伯伯,你选区附近的亚罗拉新村换路牌,删掉原有的华文字,却保留不具官方地位的爪夷文,这是很不公平的事,也不符马来西亚精神,不应该发生在希盟执政的州属,林老伯你有以马来西亚人的身分去纠正这不公平的事吗?还有尊贵的刘镇东副部长,你有去处理,以加强互信吗?